第49节(1 / 1)

霍殷吐口气,隐约觉得痛快了些。

他看她,冷笑:“阿虿也是到了要进学的年纪了罢?”见她闻言脸色大变,痛苦愧疚又无助的模样,他又觉得有些心疼,到底被硬着心肠压了下去,依旧寒声威胁道:“你也不想让阿虿的同窗见他外出讨饭的模样罢?”

沈晚捂着胸口急促的呼吸,望向他的目光中犹如淬了毒。

霍殷转过脸不去看她,说出的话依旧冷意森森:“给爷好好生下这个孩子,对谁都好。别妄想一死了之,否则爷定会让你死都不能瞑目!听清楚了没?”

回应他的是沈晚急促压抑的呼吸声。

霍殷没再逼她,冷冷甩袖转身就走,却在出屋门的那刻顿了脚步,微侧了脸沉声道:“旁人那或许是母以子贵,但爷,从来都是子以母贵!你若真觉得亏欠阿虿,便自己掂量一下,日后该如何行事。”说罢,大步离去。

满目狼藉的房间里,只余沈晚短而急促的呼吸声。

天福七年六月初八,是个钦天监定的宜嫁娶的良辰吉日。

装饰有翟羽的红色缓缓驶出皇宫,车厢上挂满了各种红色、紫色的各种丝帛,横辕上还有龙螭纹的香柜、有香炉、香匮、香宝等,远远望去,华贵非凡。

今天是大齐朝四公主出嫁的日子,汴京城的百姓得知消息,一大早就候在公主重翟车经过的街道旁,要一睹这难得一遇的盛景。

要知道四公主下嫁的是当朝宰辅霍殷,一个身份尊贵貌美如花,一个大权在握英武非凡,强强结合,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生平能目睹这等盛景,何其大幸!

皇家排场果然不负众人的期待。

只见最前方出现的是短镫,由几十个骑马的宫女组成,头戴罗纱,打扮华丽。其后是殿前司辖下的天武军,身穿紫色衫,头戴卷脚幞头,威武非凡。

再其后就是公主所在的重翟车,以及驸马所驾的高头大马。那骏马也是赤红色的,马脸上装有铜质面罩,头上插翟羽,胸前有彩带结与胸铃,装扮得异常漂亮。

见了重翟车,夹道的百姓纷纷倒地跪拜,纷纷大呼公主千岁,驸马千岁。

霍殷手握缰绳驾着马缓缓走过夹道,脸色仍是惯有的冷硬肃穆,不见大喜之日的丝毫欢喜之态。

重翟车里的四公主齐毓,透过罗纱看着外面山呼千岁的场景,再隐约看向前方那道挺拔的身影,团扇后面的娇容有几许愁态。

这婚事本不是她所意愿,可皇兄昏聩,一听当朝霍相求娶,便迫不及待的当日就下旨赐婚。从下旨赐婚,到钦天监来选定“迎亲”的日期,再到选择“告庙”的日期,最后到今日的下嫁,断断不过五日功夫。

试问历朝历代,哪个公主下嫁不是最少半年的敲定日期,半年的嫁娶准备,再有一年的时间建造公主府,起码还不得用上两年时间?可轮到她这,仅是区区五日功夫就将她草率嫁出,若不是父皇病重,她堂堂又何至于到如今这般不堪境地?

而且下嫁的还是传闻那手辣心狠的奸佞之人,岁数也足足大了她一倍有余,足矣做她的父皇了。

四公主烦躁的垂低了眼,暗恨自己时运不济,命途多舛。

这一日,整个汴京城百姓都在传,那公主仪仗如何如何,那十里红妆,浩浩荡荡,那皇家排场果然非比寻常。

这一夜,霍殷满身酒气的爬上了沈晚的床。

沈晚的两个巴掌让他酒劲醒了些。

冲了个凉水澡回来后,他沉着脸将沈晚的衣物尽数褪尽,虽没做到最后,可到底将她全身上下啃噬的青青紫紫。

沈晚将他的脸狠狠挠了三道血痕。

翌日,汴京城内对霍相大婚之夜的激烈程度演绎了数个版本。

七月,淮阴侯府传出喜讯,四公主有喜了。

皇宫内,顾立轩掐着丽嫔的脸颊,手握玉碗径直往她嘴里灌着汤药,直待一碗药见了底,方令人松开了对她的钳制。

丽嫔惊慌失措的俯着身子,手指扣着喉咙,拼命的想将刚喝下的药给吐出来。

顾立轩在旁嘲讽的看着。

胃部隐隐作痛令她也知所做是徒劳,不由恨毒的看向那罪魁祸首,伸手指向他,目眦欲裂:“你这阉货,你不得好死!!”

似乎这类的话他听得过多,已然不以为忤。一撩浮尘,他看着已痛的蹲在地上站不起身的丽嫔,啧啧两声,叹道:“当初咱家瞧你是个可塑造的,才将你这个小小宫女抬举成今日的丽嫔。可你心太大了,忘了咱家的嘱咐,还敢擅自怀上龙嗣,真是胆大包天。”

丽嫔指着他,想骂他诅咒他,最终化作嘴里汩汩而出的血。

顾立轩看了眼,便撩了浮尘转身离去。身后那濒死的丽嫔,自然有小太监收拾好。

出了丽嫔所在的寝宫,顾立轩不由往宫外的方向看了眼,想起今早听闻四公主有孕一事,面上扶过冷笑后就闪过些阴翳之色。

旁边跟随的小太监见他师傅这般阴沉模样,有些害怕的颤栗了下。近些年来,他师傅仗着圣上的信任,明里暗里残害宫妃的手段愈发狠辣,尤其是对身怀有孕的宫妃,下起手来更是毫不留情。如今宫里的人见了他都怕,暗下都唤他八指阉魔。

余光扫过那残缺的八指,心下不由又是一惧。

这日,刘细娘又领着阿虿入府,这已是这一月来的第二次。

他们入府的时候,沈晚正歇在凉亭小憩,虽说已是八月中旬,可天气还是有些炎热,而她孕期畏热,所以午后时分她时常在这水榭凉亭中稍加小憩。

沈晚便让人将他们请到凉亭中。

刘细娘拉着阿虿坐下后,沈晚就让人去冰库取了些果子过来,各地新上贡的果子种类繁多,阿虿素来喜欢吃。

不消多时,下人便托着一果盘过来,里面摆放了些时令水果,像番瓜、葡萄、水蜜桃、荔枝等等。

“阿虿,喜欢吃些什么就多吃些。”

阿虿看向刘细娘,刘细娘笑着摸摸他的脑袋,含笑点点头。

阿虿转而看向沈晚,眸光含着欣喜:“谢谢晚姨。”

沈晚笑笑:“乖。吃吧。”

阿虿拿过一个荔枝剥着,剥完后递到刘细娘嘴边。

刘细娘吃下,然后笑说了声真甜,便让他自己也吃。

沈晚便含笑看着。

坐了大概一刻钟左右的功夫,刘细娘便拉着阿虿起身要离开了。沈晚也不留他们多坐,因为她知道这是霍殷定的时间。

又让下人给他们备上些上好的冰丝绸缎以及各类果子点心带上,嘱咐了番让人备上轿子送他们出府,直待他们二人的身影渐渐消失在她的视线中,她方收了目光。

沈晚淡淡扫了眼还在收拾石桌的仆妇,道:“先不急收拾,我再吃些果子,待吃完了一道收拾也不迟。”

那仆妇看了眼石桌上的狼藉,迟疑:“可这……”

沈晚不悦:“无事,你下去先,我自己静待着会。”

那仆妇见她恼了,自然不敢多说,忙躬身退下亭子。

直待那仆妇退下,沈晚方似腿酸般俯身捶了捶腿,在俯身的瞬间,她的脚朝外挪了下,手向下飞速捡起地上的三颗圆润坚硬的荔枝核。

沈晚站起身,手有些抖,身子也有些颤。

仆妇见了,不由担忧的出声询问:“娘子可是腿酸?要不要奴婢跟您捶捶?”

沈晚深呼了口气定了定神,道了声无事,便一手扶着石桌,另一手紧握在身侧,慢慢挪到了之前阿虿做的位置。

不动声色的将紧握的手放开在那堆荔枝壳中,然后她伸手拿起一颗荔枝慢慢剥着,然后送进嘴里慢慢咀嚼。

原来这荔枝,并非是甜的……

第83章

自此,沈晚心里就装了件心事,沉沉的压得她快要透不过气来。

于是夜里她开始反复做噩梦,梦里总是周而复始的重复一个场景。那是一个离别的场景,刘细娘牵着阿虿走的略靠前些,她起身相送便落后半步。相送间,她边走边连声嘱咐着下人送他们归去等事宜,正想着哪些瓜果点心的可以让他们带走些,忽然间她的小腹隐约抽痛了下……

此时离她踩上台阶只有不过两步的间隙。

小腹的隐痛让她微顿了步子,下意识的皱眉低头看过去的瞬间,她的视线里出现了一只稚嫩的小手。只见那手指紧攥的小手悄然的松开,然后三粒圆润的荔枝核便从那稚嫩的掌心滑落,悄无声息的落在她的脚下……

沈晚大汗淋漓的猛地从床榻间坐起,呼吸急促,脸色惨白。

霍殷几乎是同时被她惊醒,见她此刻心有余悸的惊颤模样,心下不由腾起几分痛惜之意,手臂一揽就将她整个人揽入怀中。

“怎么又做噩梦了?”拉过被子将她重新裹严实,霍殷抬臂擦去了她额上冷汗,见她目无焦距,好长一会都仍旧一副心有戚戚的模样,不由皱了眉。

“那日刘细娘带阿虿入府之后,你便开始噩梦不绝,可是他们有说过什么或做过什么,令你耿耿于怀?”掌心抚着她濡湿的鬓发,霍殷似随意聊天般轻声询问。

沈晚缓过这会已然稍稍回了神,听他如此发问,心脏都停跳了些许。唯恐他会查到一二端倪,便不欲他在此厢上过多关注,面上遂带了些不耐:“哪里有什么事,不过是近些时日多看了些鬼怪话本受影响了些,左右日后不看了就是。”

霍殷眸光中带了些犀利的审视,反复的在她面上游移,在她极为不耐要翻脸之时,方终于收回了目光。

“不就是那母慈子孝的一幕刺痛了你的眼珠子,至于这般守口如瓶?侯府中上到一砖一瓦,下到一草一木,爷不比哪个都了如指掌?”见沈晚闭眸不语,似默认了他所言这厢,霍殷忍不住出口讽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沈晚的脸色又白了几分。

霍殷不想再刺激到她,遂缓了声音道:“罢了,打今个起,爷减少他们二人入府次数便是。他那厢你也安心就是,毕竟是爷的血脉,爷定保他一世荣华富贵。”

沈晚闭眸应了声,不多时便沉沉的睡了过去。

打那以后,沈晚就不再踏足凉亭半步,成天的窝在晚风苑里,不是看书就是盯着天空发呆,以前或许会觉得闷些,现在竟是连闷都不知是什么滋味。

但亦有好处,那就是她做噩梦的次数少了,虽偶尔也有夜半惊醒的时候,可较之以往,已然是好了甚多。

在沈晚怀胎五月的时候,刘细娘领着阿虿又入府了一次,这次统共就坐了约莫一炷香的时间,便起身离开。

沈晚很难控制自己不去往阿虿的方向看。阿虿全程低着头,不去与她对视。

沈晚当夜就做了整夜的噩梦。

霍殷便怀疑其中有何他不曾知晓的端倪,否则无法解释她如此这般的耿耿于怀。若只简单的归于她的嫉妒之心似乎又不尽然,这么多年的同床共枕,他也多少有些了解她的为人,她的心性非寻常娘子所能企及。

于是当夜他就对她逼问了两句,可换来的是她重重的一巴掌加三道血痕。

第二日,霍殷是黑着脸去上朝的。

沈晚在府内补了大半日觉后,觉得身子爽快了不少。

让人拿了些新鲜瓜果,少吃了些许后,沈晚觉得精神稍霁了些。看了眼盘中的瓜果,皆是产自淮南地区,前些日子她随口说了句想吃,今日就能盛放到她面前。如此看来,她也得到了一骑红尘妃子笑的待遇。

沈晚突然莫名轻笑了下。

旁边的仆妇惊异,自打她伺候这位晚夫人起,她是很少见这晚夫人笑过的,可是因为喜欢这果子味道?

沈晚令人放下了床帐,重新躺会了床榻,隔绝了其他仆妇若有似无的窥探。

她刚一瞬只是觉得有些可笑,霍殷如今待她可算是百依百顺,便是她几次忤逆他都隐忍不发。他似乎可以对她奉上所有,只要她想要,便尽己所能的取来给她……除了她的自由。

转过年三月份,沈晚坐足了胎,这日院中散步时,腹部一阵痛意袭来,院里顿时就兵荒马乱起来。

她,发动了。

霍殷此刻正在官署,得信后当即推了公务,竟是来不及乘坐马车,直接扯过一匹骏马,踩蹬上马后就挥手扬鞭,风驰电掣的朝着侯府方向奔去。

瞧着霍相如此急迫,官署内众官员暗下交头接耳,得知是公主临盆后,不由纷纷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纷纷内心忖度,这霍相嫡长子的满月礼,要送何等恭贺之物才好。

霍殷入府的时候,被告知沈晚刚发动了半个时辰,此刻正在屋内生产。刘太医此刻在外间候着,他禀道之前他已入内把过脉,查过胎相,并无异常,如今亦有两个经验丰富的稳婆接生,不出意外定能安然生产。

霍殷的心微定了些。

章节报错(免登录)
最新小说: 从亮剑开始崛起 南疆盛世录 重生换夫之嫡妃归来 欺世盗国 奋斗在五代末 星际特战旅 旭日东升之帝国霸业 大明皇弟 定河山 革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