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节(1 / 1)

沈晚未睁眸,只是淡淡道:“我又不知你疾苦,又有何资格劝你大度?”

刘细娘一怔,继而娇红的唇瓣缓缓勾起直达眉眼的笑,笑靥如花。可顷刻,又缓缓的收回。

抬头透过支开的窗户看向外面的明媚春光,刘细娘的眸光似乎放的很远,声音亦有些缥缈:“娘子,外头景色正好,若是觉得无趣,不妨外出走走?”

浑然未觉刘细娘的那丝异样,沈晚想了想,似乎还真有些日子没有外出了,稍微一思忖,便点头应了。

第56章秤砣虽小压千斤

时光容易把人抛,转眼间便到了金秋八月,而沈晚这胎已坐足了十月。

汴京城内有名的稳婆早些时日便已在顾府候着,沈晚的饮食坐卧她们都加以提点,平日里看护她便如眼珠子般精细。

这日吃罢晚膳后,沈晚觉得腹中阵阵抽痛,隐约有发动迹象,几个稳婆便知时候到了,一边连声嘱咐她莫要慌乱,一边有条不紊的扶她到卧房,令丫鬟婆子们准备热水剪刀等物。

沈晚一发动,吴妈就忙不迭的让人去侯府报信,没过一会侯府便来了人,却是那掩不住焦急和喜色的秦嬷嬷,带了好几箱的小儿衣物鞋袜,件件皆不重样,也不知准备了多久。

“我就算着是这些天会发动。稳婆怎么说?胎相可还正?顺利否?”听着产房里的动静,秦嬷嬷难掩喜色,对着同样在外头等候的吴妈一叠声问道。

吴妈一个劲点头:“顺利,顺利着呢嬷嬷。这些稳婆可都是汴京城内一等一的好手,不知给多少达官贵人家里接生过,那在鬼门关里挣扎的都抢赢过好些回呢,更何况娘子这般胎位正的?稳婆说了,不等天明,等能顺利产子。”

秦嬷嬷一听大喜:“确定是麟儿?”

吴妈拍拍胸脯:“确定。那几个稳婆眼光毒着呢,从不带差的,确定是小儿郎无疑。”

“好,好!”秦嬷嬷喜形于色。

产房里,已挣扎两个多时辰的沈晚只觉得气力殆尽,便是口中的厚纱布咬起来都不太有力气,更遑论痛苦尖叫了。

“娘子,再加把劲娘子,马上就要看到孩子头了……”

稳婆大声叫嚷着让她一鼓作气再使把劲,可沈晚真的觉得整个人痛的都要分成两半,喘着气犹如被捞上砧板搁了许久的鱼,便是连扑腾都觉得没半分力气。

刘细娘在榻边拿帕子给她擦了汗,神色中亦有几分焦急:“娘子只怕是没力气了,还是先让她含片血参缓上一缓罢。”

稳婆瞧那娘子面色惨白,浑身跟刚从水里捞出来般,软软瘫在那要晕不晕的模样,的确头疼。本来这娘子胎位极正,还以为不过一个来时辰便能顺利生产,不成想却是如此娇气,隔一会便痛的守不住,本来一鼓作气能生下的事,硬是拖了两个多时辰。

只能依言拿了参片给她含上。过了会,见那娘子面上回了些血色,那稳婆便郑重劝道:“娘子,妇人产子大都没有不经历这番痛的,您这厢千万要使劲忍过,常言道,一鼓作气再而衰,要是两次三番您都这般半途而废,您这厢多受罪不说,孩子腹中憋久了,那也是不妥的。”

沈晚闭眸点头示意她知道了。她又何尝不知这道理?她也不想拖着受罪,可这身子真是不争气,坚持到这会没有痛极晕死过去,已然是她用尽毅力忍耐的结果。

深吸口气,沈晚重新咬了纱布,这次说什么也要一鼓作气生下来,否则再来上几回,饶是有心也无力了。

寅时二刻,在众人焦急的等待中,产房终于传来一声婴孩嘹亮的啼哭声。

顾母双手合十喜极而泣,天知道这几个时辰她等的有多么提心吊胆。

顾立轩紧绷的肩膀也微微松懈了下来,长长松了口气,这厢总算有结果了。

秦嬷嬷难得眉开眼笑,那张素来严肃的老脸此刻看起来慈祥了许多,急急上前靠近产房两步,忙问:“可是小儿郎?”

不多时,产房便传来稳婆兴高采烈的道喜声:“是的嬷嬷,是个健壮的小儿郎呢!顾家真是好福气呢。”

秦嬷嬷顿时喜不自胜,又是连声几个好字。

顾立轩一边让下人去拿准备好的红包,另一边则对着秦嬷嬷拜了又拜:“多谢嬷嬷厚爱。今个让嬷嬷受累了,还请嬷嬷这厢移步厅堂,吃口茶稍坐歇息,待产房那厢拾掇妥当了,定让人抱来给您瞧上一瞧。”

秦嬷嬷回过阀来,也觉得身子又疲又倦,毕竟上了岁数,扛到这会难免也有些捱不住,遂听了他的建议,到厅堂先歇着去了。边吃茶的时候,心下还暗自琢磨么着,不知这小儿郎长得肖谁?可会肖他们家侯爷?一时间,心下又多了几分期待。

侯府那边,这一晚上,书房内灯火通明直至天色破晓。

待到钱叔从顾府赶过来报信,说到生产顺利母子均安,书房内沉寂压抑的气氛方有所缓和。

秦九将早就准备好的补品等物让那钱叔拿回顾府,紧接着又让人套马,将早候在府上的张太医又送回了家中。

张太医临去前,迟疑了会到底掀了轿帷,让那秦九附耳过来,对他低声嘱咐一句:“女子生产过后,若要行那房事,少说也得两月有余。”说完,便老神在在的重新坐回轿内,放了轿帷,任那秦九纠结的立于风中。

沈晚产子之后,就犹如猛然间散了胸口间提着的那口气,瘫软在榻上昏昏欲睡。

刘细娘示意那稳婆将尚在啼哭的婴孩抱过来,轻轻摇了摇沈晚的胳膊,道:“娘子,您先看眼孩子,瞧这小儿郎生的多壮实,将来定是个英武的好儿郎。”

沈晚又提了些精神。她努力睁开眼,侧头看向那襁褓中的婴孩,刚生下来的他面皮微微泛红有些褶皱,可不影响她看清那尚未长开的五官。那鼻子,那唇,那眉,都像极了她。

可能是刚降临人世很是不适,他委屈的憋着嘴,大声的哭着,四肢也有力的扑腾着,似乎在抗议众人的无动于衷。

沈晚看着看着,突然就落了泪。

刘细娘见了,微怔,继而沉默。

一旁的稳婆见了,慌忙劝道:“哎呀娘子,月子期最忌讳妇人落泪,便是心中多有欢喜,也得稍稍忍些,否则易哭伤了眼睛。需知月子里落下的毛病,对咱妇人来说,那可将伴随一辈子的。好娘子,您这厢可千万悠着些。”

沈晚痛哭不止,明明早就没了气力,此刻却偏能哭出声来,断断续续,足矣令那些个稳婆手忙脚乱。

好在,到底是刚生产完力竭,没过上一会,便没了气力哭睡了过去。

几个稳婆方松了口气。不由面面相觑,生了儿子高兴的见过不少,哭成这般的,倒是极少见。

洗三那日,是由收生姥姥也就是那日给沈晚接生的稳婆来具体主持,其他的事情皆由顾母来张罗,至于沈晚因她尚在坐月子用不着她出面,所以就卧榻休养。

顾母一大早就按规矩在产房外厅正面设上香案,供奉碧霞元君、琼霄娘娘、云霄娘娘、催生娘娘、送子娘娘、豆疹娘娘、眼光娘娘等十三位神像。香炉里盛着小米,当香灰插香用。蜡扦上插一对“小双包”,下边压着黄钱、元宝、千张等全份敬神钱粮。产妇卧室的炕头上供着“炕公、炕母”的神像,均用三碗至五碗桂花缸炉或油糕作为供品。

因洗三这日只限亲友来贺,顾家这边除了顾立允闻得信提了贺礼前来,便是那所谓的‘亲戚’淮阴侯府,遣了秦嬷嬷等人,提了些金银锞子黄白首饰等珍贵精细物件前来。别看只寥寥几人,却是无比郑重而重视,午膳过后,吉时一到,那洗三仪式便正式。

顾家依尊卑长幼带头往以槐条、艾叶熬成汤的铜盆里添一小勺清水,放一些金银锞子,再就是一些桂元、荔枝、红枣、花生、栗子之类的喜果,谓之“添盆”。

“添盆”后,便是“响盆”。收生姥姥一边洗,嘴里一边念叨祝词:“先洗头,作王侯;后洗腰,一辈倒比一辈高;洗洗蛋,作知县;洗洗沟,做知州。”随后拿起秤砣几比划,说:“秤砣虽小压千斤。”

顾家人在旁听着祝词,再听着孩童嘹亮的哭声,无不嘴角含笑,目带期望,只觉得日子愈发有了指望。

第57章那便让她拧着试试

接下来的一个来月,沈晚便卧于床榻坐起了月子,虽说生产也算顺当,可到底还是有些伤了元气,饶是每日补品不间断,身子骨可还是有些虚弱。

孩子那边有顾母和奶娘在看护,便是极少抱到沈晚这边来,沈晚对此也不主动要求,便是几次抱来,也均以头疼受不住吵闹等缘由让人又抱了出去。几番之后,顾母便更少让人抱来。

汴京大户人家均会给孩子请个专门伺候的奶娘,一则是权贵家身份的象征,二则是方便产妇身子快速恢复。于顾家而言,奶娘的花费自然是不必他们操心,淮阴侯府早早的就请好了两个奶娘备着,自然是少不了那小儿郎的一口吃的。再者,也不知那沈晚是不是伤了身子,至今都未下奶,便是有心让她亲自来喂养,怕也无力而为。

至于孩子的名字,顾立轩特意去淮阴侯府请示了一番,得知那霍侯爷竟放手任由他们顾家来定,差点喜极而泣。这莫不是意味着,那霍侯爷真的是言而有信,让这孩子彻底属于顾家?

归家之后,他便翻阅各类典籍,兴奋的几宿难眠,总算挑出个勉强满意的名字,顾猷渊。《易经》中有“潜龙在渊”一说,猷便是犹,犹如潜龙在渊,可见那顾立轩对此子期望何其的高。

满月之日,顾家办的隆重,亲朋好友同僚邻里汇聚一堂,当日的酒宴摆的,几乎征用了顾府门前的整条街。

满月这日剃胎发本应由舅舅主持,可顾立轩那混不吝的岳家那是众所周知,早前就一刀两断了,别说去请人,便是他们那些人不请自来,只怕顾家人都能拿扫帚轰出去。因而这主持这仪俗索性就由了孩子的本家叔叔,顾立允来担任的。

剃胎发亦有讲究,额顶要留“聪明发”,脑后要蓄“撑根发”,眉毛则要全部剃光。剃下的头发剃下来后,顾母小心接过,仔细收藏好。待行完最后出门游走这项仪俗后,孩子便被抱了回屋,至此仪俗完毕。

众人开宴。

直到宴席结束,沈晚都未曾露过一面,有家眷问起,顾母直淡淡笑道,是伤了身子,月子得多坐些时日。

众人见顾母谈兴不高,遂止了这话茬。

沈晚是听那刘细娘回来予她讲,孩子的满月宴如何如何,那顾立轩也当众公布了给孩子起的名字,大名顾猷渊,乳名阿虿。

阿虿……沈晚唇齿间流连会,便闭了眼,沉沉睡下。

又是一月过去,至此沈晚的月子已经坐了两月有余。

有宫中妇科能手张太医开得补药方子,又有精贵的补品养着,两个月来沈晚的身子骨便是旁人也能看出是一日康健过一日,不提别的,就光那日渐红润的气色,那日渐丰腴的身子,便是比之生产前还强上几分。

出月子的时候已是初秋,天气微凉,洗漱了一番的沈晚通体舒畅,待头发全干了,便立于窗前看院中杏树凋零的黄叶。吴妈怕她着凉着风,便拿了件稍厚些的衣裳给她披上。

沈晚的目光放远,向天边的卷云看去,出口的问话却是对着身旁的吴妈:“刘细娘哪去了?”

吴妈迟疑了会,却也觉得无甚可隐瞒,更何况她从前不也是等着这日吗?遂清了清嗓子,欢快道:“自是去侯府了。娘子莫不是真以为那刘细娘进顾府就单单是做员外郎的妾室?早就说让娘子您莫要跟侯爷对着干,这下可好,派了个心眼子更多还不知是藏了个什么心思的刘细娘过来,这回还指不定在侯爷跟前说道您什么坏话呢。您这厢就等着看吧,等您去了侯爷那,指定没您啥好果子吃。”

沈晚听罢也没甚表情,只是立在窗前看了许久。

淮阴侯府萃锦园,霍殷坐于亭中脸色微沉,听着前方不远处那刘细娘事无巨细的禀告,愈发觉得郁气难当,手中紧握景泰蓝酒壶斟满了酒,吃下一杯又一杯。

刘细娘跪于亭中仔细回禀着这四月来她在顾家收集到的一切消息,无论是从顾立轩那里得知的,还是顾家其他人,尤其是沈晚那厢,凡她所察觉到了,一一回禀,无一不详细。

霍殷听到那厢小娘子生产完后,竟是连儿子都不愿多看几眼,只觉得一种难以言说的愤怒以及被人冒犯尊严的耻辱在心头蔓延,烧的他心头火疯起,竟是听不下去那刘细娘再说什么,赫然打断道:“连抱都不曾抱一抱?”

刘细娘垂头,稍一沉默,便如实回禀:“不曾。”

又是满满一盏烈酒饮尽。

啪的一声酒盏摔在地面四分五裂的惨声,与此同时响起的是那切齿的冷笑:“这便是恨屋及乌了罢。”

刘细娘不语。

霍殷冷冷看她:“可还有什么?”

刘细娘从袖口掏出一张宣纸,默默呈上。

霍殷冷眼看着宣纸上标记的几处地点,扫过她,无声询问。

刘细娘握了握拳,最终开口道:“这些月来,细娘发现顾家娘子每隔一段时日便要借故外出,却也不做什么,只是在些街巷似随意闲逛。细娘之后仔细总结了这几个去处,无不是偏僻人烟稀少之地……细娘虽与顾家娘子接触不过数月,可亦了解到她不同市井凡妇,是个内有乾坤依兰心蕙质的娘子,以她那通透的性子,做事不像是无的放矢的。”

霍殷稍一琢磨,便大概明白了。却有些难以置信。

“竟妄想要逃府而出?”霍殷觉得不可思议,活了这么多年,还未曾听说哪家的娘子竟有这般的胆量。又何其可笑,若非她还妄想藏身在这汴京城里?难道她都不过脑想想,如今的汴京城都掌握在谁人掌中?

何其可笑。

心下说着可笑,可他面上却浮起难以自抑的冷怒,被一个区区娘子厌恶到这般地步,可算是生平之耻了!可笑他生平头次将心思额外放在个娘子身上,却得到如斯结果,当真可恨,可笑。

刘细娘觉得亭内气氛越来越压抑,正不适间,听得上面人冷而怒的嗤笑:“便是她找遍汴京城的大街小巷,莫不是还真以为能藏到本候找不得之处?智昏的可笑。”便是藏身皇宫,他亦有法子将她给从里面拎出来,更遑论其他。

刘细娘闻言莫再解释,似乎默认了他这种说法。

亭内沉默了些许,霍殷方咬着牙冷笑道:“你便回去给本候传个话,本候便是要定了她。两日后她若肯过来,那以往种种本候便既往不咎;若是非要拧着劲……那便让她拧着试试。”

第58章押她上轿

沈晚听了刘细娘传达过来的话,半晌未语,半倚在床榻上盯着床帐一角不知想些什么。

刘细娘别过眼:“娘子可曾怨我?是怨的罢,不过细娘刚来时便说过,细娘此番起来便是监视娘子的一言一行,既然当初答应了那厢交易,细娘便要如实回禀,履行此厢职责。”

片刻,沈晚方淡淡回道:“你如何与我无干。”

刘细娘低头嗤笑了笑,呼口气,然后接着道:“也罢,如今侯爷的话细娘已经带到,到底如何就看娘子如何抉择。细娘毕竟伺候过娘子一场,只希望娘子能仔细斟酌,切莫自误。”

章节报错(免登录)
最新小说: 从亮剑开始崛起 南疆盛世录 重生换夫之嫡妃归来 欺世盗国 奋斗在五代末 星际特战旅 旭日东升之帝国霸业 大明皇弟 定河山 革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