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节(1 / 1)

沈晚很难不联想到前几日书坊偶遇之事。

细娘轻笑,声音依旧清亮:“看来娘子是想到了。大人让我来,监视娘子是其一,防止员外郎亲近娘子便是其二了。”

沈晚定定看她:“何故与我全盘托出?你不怕得罪他?”

细娘眨眼,继而展唇一笑:“因为,我也恶了他啊。”

沈晚呼了口浊气。

这细娘说的话,她一个字都不信。

两日后酉时刚过,汴京城内顾员外郎家张灯结彩,旁人稍一打听,便知今日是那顾员外郎纳妾之日。

顾家高朋满座,小小的院子满满当当的摆满了桌椅,却还是不够坐,想那顾家也没想到不过是小小的纳妾之喜,便来了如此多的贺喜之人,无奈之下便也只能差人赶紧去左邻右舍借了座椅,又在院外摆了几桌。

在外人看来,霍相当初可是亲口认下了顾家这门亲,那便意味着那淮阴侯府便是顾家的依仗靠山。随着霍相荣登百官之首,背靠淮阴侯府的顾家自然是水涨船高,非同往日。不趁着这个机会赶紧来巴结讨好,还待何日?

别说兵部的官员同僚们大都过来道贺,便是其他五部的,也都有若干官员过来贺喜。不说别的,在门口相迎的顾父光是收贺礼便收的手软,家里的几个厢房皆拜访了个遍。

如今这纳妾场面,竟是比当初娶妻的场面还要排场十倍有余,便是那顾母再有不愿,此刻脸上也堆满了笑接待众官员的家眷们。

刘细娘此时一身浅粉色喜服立在沈晚面前。双手托着大红色正装,她笑岑岑的看着沈晚,颇有几分好言相劝的意味:“娘子还是让细娘给您穿上吧。一会纳妾之礼可就要进行了,作为大娘子,您可务必要吃了细娘这盏茶才是。”

沈晚闭眸仰卧榻上本不欲搭理,可见她不依不饶的在侧候着,似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只得睁了眼,开口道:“烦请你去告知那顾立轩,此后他的事一概与我无关。若他对此有所不满,便是今日写了休书休了我,将你另娶,那我也是毫无异议的。”

刘细娘闻言便噗嗤一声笑了:“娘子这话说的,也不想想,若您这厢真拿了休书,欢喜的又是哪个?”

见沈晚面上迅速扶过惊颤及薄怒之色,刘细娘又声音清亮道:“还是让细娘给您梳妆更衣吧。您要是迟迟不肯吃这盏纳妾茶,懂您的知您是不屑为之,这不懂的……还当您这厢是吃味了,舍不得员外郎呢。您要是一吃味,有人怕更要吃味了呢。那人的脾性,用我细说吗娘子?”

沈晚看着刘细娘,刘细娘也看着她,这一刻却都从彼此眼中读出了几许悲,几抹恨。

刘细娘觉得沈晚可恨又可悲,沈晚觉得刘细娘可悲又可恨。

到底还是依了刘细娘所言,赶在吉时之前穿上了大红色的正室装束,沈晚从铜镜中看着刘细娘那张足矣冠盖汴京城的花容月貌,再缓缓看向那身与她周身清贵之气毫不相配的浅粉色装束,忍不住开口:“你甘心吗?”

刘细娘手指灵活的在沈晚身后给她梳着发,闻言只微微垂了眸,手却未停:“娘子甘心吗?”

沈晚一个惊觉回了神。不由暗下警惕,这个刘细娘敌我难测,又似乎总在无意间套她的话,实在不应放松警惕。

此后面对刘细娘,她还是尽量少言为好。

刘细娘似乎浑然未查,给沈晚挽好发,打量了下,便笑道:“好了娘子,咱们出去吧,吉时便要到了。”

第54章小登科

纳妾之礼不拜天地,不拜父母,双方敬过父母茶,妾室敬过正妻茶,吃过茶之后便算礼成。

整个过程沈晚都面无表情的看着,刘细娘给她敬茶,她也吃下。身后吴妈也遵从礼制拿出提前备好的荷包及钗环等物,回敬了过去。

礼成。

顾立轩被一干官僚簇拥着出去喝酒。旁人无不恭维着他的不浅艳福,早就听闻那刘家嫡女是个惊才绝艳的美人,今日一见,其美貌当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啊。亏他们还暗搓搓的以为,那刘家败了,此女必被那霍相收入囊中,谁知那霍相竟对如此美人不为所动,还甚大方慷慨的赏与员外郎为妾。

顾员外郎这等艳福,当真是羡煞旁人啊。

男人们的焦点近乎都在那美艳的妾身上,可女人们的焦点大多都在那疑似被冷落的正妻身上。

见那顾家娘子从头至尾都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模样,再瞧那单薄的身子骨和那凸起的腹部,联想到自己怀了身子那会自己夫郎如何在那些妖精堆里翻云覆雨,自己又是如何咬牙默默流泪忍着,一时间竟有些感同身受起来。

虞夫人暗下握了握沈晚略显冰凉的手,小声安慰着:“你是正室,如今也有了子嗣傍身,任哪个也越不过你去。莫要多想,多虑伤身,仔细你腹中孩儿。”

沈晚扯了抹笑,浅浅笑过算是回应。

顾母不敢往沈晚这边看一眼,侧过身子跟那兵部郎中于修家里的娘子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

于修家的娘子如何不知,她家郎君正愁如何修复顾于两家的关系?见此良机,焉能放过?便无不恭维的对那顾母笑道:“瞧着顾夫人您天庭饱满,一看就是个福泽深厚的。您家的员外郎可真是一表人才的好儿郎,孝顺不说又有才气,如今在兵部官署那可是炙手可热的。我家郎君无不佩服员外郎的才干和官品,常说做官就应如是,还说就连上峰大人都对员外郎颇为赏识呢。”

提到儿子,顾母难得脸上挂了真心实意的笑:“于大人过誉了。他毕竟年轻,在公事上,还需于大人多加提点才是。”

于娘子捂嘴笑道:“顾夫人说的哪儿的话,什么提点不提点的,我家郎君常说能与顾员外郎同在一官署办公,是他的荣幸。顾员外郎年少有为,将来仕途可不可限量呢,日后指不定还得仰仗顾员外郎多加照顾。”

与顾母又说笑了两句,于娘子看了眼另一旁一直缄默不语的沈晚,目光往那腹部特意看过一眼,笑道:“顾娘子这胎有五个来月了吧?”

周围空气似沉默了瞬间,却是顾母替答:“是,五个来月了。”

于娘子又转向顾母,笑着说道:“别的不敢说,但说这孕相啊,我是一看一个准。顾夫人,您家儿媳妇肚子外尖,此胎定是麟儿。”

顾母面上的神色顿时千变万化,可终归都划作了欣喜:“此言可当真?”

于娘子拍拍胸脯:“要是不准,您尽管到我府上打我便是。必定是个聪慧伶俐的小儿郎。话又说回来,所谓虎父无犬子,将来呐,只怕顾家要出个状元郎呢!您呐,就擎等着享福吧。”

顾母面色僵了瞬,随即面色如常的又与她说笑两句。

外间的宾客正是推杯换盏,酒酣耳热之时。

顾立轩白皙的俊容上被酒气熏成了红色,此刻他摇晃着身体站起来,举杯环顾全场:“诸位,顾某人何德何能,竟得在座诸公的捧场,倾心以待?诸位的厚爱在下无以为报,唯有表于这金波壶觞,方能倾尽心中一二感激之情。话不多言,尽在盏中,顾某人便先干为敬了!”语罢,抬起酒盏就一饮而尽。

众宾客一阵喝彩。

兵部侍郎虞铭缕着胡须笑道:“员外郎好气魄。不过也要当心莫要饮醉了才是,需知春宵一刻值千金,若因我等坏了员外郎洞房花烛的乐趣,那便显得我等甚是不识趣了。”

众人哈哈大笑。

“别看员外郎此刻装的这般从容,内心只怕早就迫不及待了吧?”

“美妾在房候着,换做哪个也得心急不是?哈哈哈——”

“员外郎好福气啊——”

“羡煞我等,嫉煞我等!”

众人打趣说笑着,顾立轩被他们挤兑的无奈,索性又连灌下三大杯酒,方被他们起哄着拥簇进了洞房。

院里愈发的热闹,打闹说笑声不绝入耳,一直传出了院外很远方徐徐消音。

在离顾家有一段距离的巷口,一主一仆静立黑夜中。

黑暗中,霍殷一身沉冷的立于夜风中,听着顾家隐约传来的喧闹声,神色莫辩,盯着那顾家的方向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又这般待了好一会,秦九到底没忍住小心开口建议道:“侯爷,顾家那……咱不妨走上一瞧?”

大概又过了会,秦九方听到那冷了几分的声音:“他也配?”

秦九不知他侯爷口中的,是他,还是她。他也不敢细想,从刚才侯爷的语气中,大概也能听得出此刻侯爷心情不善。

霍殷看了眼顾家的方向,哂然一笑,此刻顾家一派欢天喜地,只是不知吃了敬茶的她是强颜欢笑,还是漠不关心?

心下莫名的有几分沉郁。又莫名的腾起几许冲动,想要此刻拔脚去那顾家,亲眼看看她如何作态。

到底按捺了住。

霍殷深吸口气,压抑了心中情绪。收回了目光,而后转身大步离去。

此刻还是不过去的好。

不见面尚还忍得住,若真见了面……摩挲着玉扳指他勾唇冷笑,那时能不能忍住便不太好说了。

左右不过几个月的事,他霍殷,还等得起。

第55章刘细娘

在此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刘细娘都是沈晚这里的常客。每日天一亮她便早早的来沈晚卧房前候着,一旦听得里面沈晚起身的动静,便无比利索的推了房门进来,伺候沈晚洗漱更衣,然后雷打不动的替她梳个飞仙髻。

对此,吴妈似乎也无丝毫异议,任由那刘细娘施为,想来是从侯府那边得到了什么暗示。

沈晚见此也不过心中冷哂几声作罢,左右她身边要提防的人不过是从一个变成两个罢了,至此也无甚所谓了。

可能也知沈晚不喜,刘细娘在沈晚跟前时,多半是不太吭声的,仿佛就真的是一个尽职尽责的仆人,端茶送水梳妆打扮无一不伺候的细致周到。平日里,沈晚闲暇时会读书作画,她亦默默在旁候着,只是偶尔几次也会提出自己的观点、想法及建议,之后便不再多言。

毕竟是才冠汴京的惊艳人物,刘细娘无论琴棋书画亦或诗词歌赋,都有很深的造诣,饶是沈晚对她多有提防和不待见,也不得不承认刘细娘所指出的几些观点及建议往往是一针见血,简而严,精而透,令她受益匪浅。

看着那天生丽质偏又气质绝佳的娘子,沈晚不止数次起过惋惜之意,可一想到此女来的目的,便生生将此叹息给压了回去。

花褪残红青杏小,一晃又是两个多月过去,沈晚已坐胎七月有余。

刘细娘依旧是寸步不离的陪伴在沈晚身边,沈晚也从刚开始的不喜、抗拒,到如今的习以为常。虽说沈晚对她依旧心存警惕戒备,可两个多月的时间相处下来,刘细娘与她谈诗论画,诸多观点两人竟不谋而合,倒是令她对那刘细娘多了几分好感。再加之刘细娘那周身清冷淡然的气质着实是她欣赏的类型,饶是沈晚不愿承认,可她内心深处对着刘细娘倒也真起了几分惺惺相惜之意。

这日,沈晚拿上一话本翻了几页后,见那大概套路与之前那些话本如出一辙,猜也猜得后面情节,觉得无甚意趣,啪嗒一声合了话本,吐了口浊气。

刘细娘诧异:“娘子为为何不继续翻阅?此话本是当下最时兴的,书肆中甚为畅销,可都拓印了不下三五回了。”

沈晚指指那案上话本:“不过老生常谈之流。无外乎男儿建功立业,娇妻打理后宅,之后娇妻美妾团团圆圆一家亲的结局罢了,无甚新意。”

刘细娘从案上拿过话本,大概翻过几页,然后笑了下:“无怪乎娘子嫌弃。以夫为天,或者说以男儿为天,女儿家犹如附属的玩物般只能围着团团转,任由摆布,这样的话本,或许适合其他娘子,却唯独不适合娘子。”

见沈晚有些触动的看向她,刘细娘笑道:“娘子心思剔透,钟灵毓秀般的人,心中自有一番天地,岂会是那些个得过且过思想浅薄,任由其他人摆布自己的命运的无知鄙妇?可惜你我二人相识过晚,时机不适,否则,必可引为闺中密友。”

沈晚看了她许久,最终不知何意味垂眸轻叹:“可惜了。”原来在这个封建朝代,并非所有的娘子都活在男人所塑造的价值观中,却还有活的清醒的娘子。

如那刘细娘所言,如若不是在这种境地她们二人相识,则必引为闺中密友。只可惜时机不对,于那刘细娘,沈晚到底心存戒备,哪怕有所欣赏,亦不会对她畅所欲言倾心相待。

刘细娘也自知沈晚对她的戒备,似乎也不以为意,不知是被勾起了伤心往事还是难得碰到想倾诉之人,这一刻对着沈晚竟是毫无保留的倾诉起来:“娘子可知,细娘与那人究竟达成了何种交易,方能毫无芥蒂心甘情愿的来顾府替他做事?”

似乎是好久没想起那人,乍然一听到别人提起,沈晚还懵了一瞬,紧接着就下意识的绷紧了身子,看向刘细娘的眼中就带了几分警惕。

刘细娘轻笑:“娘子不必如此,细娘并非有何阴谋,只是有些话憋在心里太久无处倾诉,左右娘子此刻得闲,若不嫌细娘啰嗦,便听上两耳朵,权当听了个趣事解个闷。”微微一顿,又道:“不知娘子可听说过永安公府?”

永安公府?沈晚下意识的开始回忆,几乎是片刻就想起了是哪个,大齐朝的一等一的世家。之前虞夫人还跟她们八卦过她们家庶女的事情,就是那忠勤伯爵府上的长媳,最终用了手段勾搭上了府上二公子,令二房不得不一肩挑两房的那个。

“想来娘子也是听说过得。只是有一件事怕是娘子未曾听说,便是永安公府的世子和细娘早已定了亲,若是刘家没这场意外的话,细娘如今只怕早已嫁入了永安公府做了世子妇。”

听到这沈晚便有些诧异,她之前怎么听说皇上是有意撮合她跟那霍殷的,怎么跟永安公府的世子还扯上了?莫不是她之前听说的只是谣言?

刘细娘嘲讽的一笑:“娘子怕也听说过霍刘两家要结亲之事吧?此事并非谣言,不过那人不肯点头,所以只得作罢。之前也的确是父亲做的不地道,瞒住了我已定亲给永安公府的事情,欲另结他亲。那事作罢之后,永安公府倒是不计前嫌,只道盟约犹在,并定好了迎娶日子。”

说到这,沈晚明显感到刘细娘的情绪有些波动,似怨似怒又似恨。

“我做好嫁衣,满心待嫁,可父亲一病倒,永安公府就开始借故拖延婚期。父亲一去,他们索性撕去伪装,公然毁约。如此倒也罢了,偏那永安公府的世子不肯罢休,几次三番上门苦求,要我与他再见上一面。可恨我当时天真幼稚,顾忌青梅竹马的少年情分,便应了与他一叙。”说到这,刘细娘眸中隐含泪光:“娘子可知后来发生了何事?”

沈晚别过眼,低声道:“若是难受,你便莫再说下去罢。”

刘细娘摇摇头:“他要我暂且委屈下,答应过门做他的妾室,可我又岂能答应?之后他便恼羞成怒,或者是早有预谋,敲晕了我带到了之前寻好的隐秘之处,行那不轨之事……他以为我刘细娘没了清白身子就会任他摆布吗?他错了。”

刘细娘的声音陡然便得又冷又烈:“我是主动找到那人府上,本打算舍了这身残躯委身于他,便是玩物也认了,只求借他之力达成心中目的,只要让永安公府不好过,让他得到应有报应。不成想,那人需我做的却是另外一桩事……也是,这具身子已是残花败柳,想那人那般自命非凡眼高于顶,只怕是不屑一顾了。不过那人也的确言而有信,虽不知用了什么手段,可永安公府已是焦头烂额的局面,再往下走一步,只怕离那家破人亡也不远矣,着实快意。”

沈晚闭了眸,略有疲倦的靠在椅背上,不知在想些什么。

刘细娘看她:“娘子,你可觉得细娘是个心狠之人?可觉得细娘心胸狭窄不大度?毕竟两家世代交好,那家世子与我亦是青梅竹马。”

章节报错(免登录)
最新小说: 从亮剑开始崛起 南疆盛世录 重生换夫之嫡妃归来 欺世盗国 奋斗在五代末 星际特战旅 旭日东升之帝国霸业 大明皇弟 定河山 革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