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节(1 / 1)

又重重磕了个头,春桃哽咽道:“娘子,奴婢……奴婢便要下去收拾了,此后,还请娘子多多保重……”

“春桃!”沈晚猛地一把抓住她的胳膊,眼中尚含泪,可眸光却异常坚忍:“你且记着,且记着,千万保重自己!你……定要好好的。”

春桃用力的点点头。

沈晚便松开了手。

春桃落寞而去的身影,仿佛一道无法抹去的阴影,在沈晚心里深深的烙下,之后数年都未曾消融半分……

第38章嫌他话多

春桃是在一个阴雨缠绵的天气离开顾府的。

她离开后,沈晚大病了一场,一连缠绵病榻半月有余,直待九月初病体才堪堪有了起色。

因沈晚此厢病得厉害,期间连秦嬷嬷都坐不住了,带了张太医过来看了两次,之后那补品便如流水一般涌入顾家,一直待她身子有了起色。

听吴妈过来传消息,道那沈晚身子已然大好,秦嬷嬷大松了口气,说实话她还真怕顾家娘子那厢就此病过去,那她手上便真是要染上业障了。

秦嬷嬷不知什么意味的开口道:“素日里瞧她这个小娘子波澜不惊的,既稳重又淡定,还道她是个豁达又淡薄的性子。可哪个又知,她虽瞧着面上不显,暗下却是个极重情义的,也不知此厢是好还是坏。”

吴妈斟酌了会,道:“重情义总好过冷情冷性的。如此这般,她行事也会多有顾忌,目前于咱侯府而言,便会少了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秦嬷嬷这么一想,也是,遂也不再纠结此厢,只嘱咐吴妈回去之后好生看护。

过了两日后,霍殷召见秦嬷嬷,问了几句沈晚身体情况。

秦嬷嬷如实回答。

“也约莫一月了。”霍殷问:“张太医近两日可去瞧过了?”

秦嬷嬷自知侯爷提这一月的深意,忙回道:“瞧过了,尚无动静。”

霍殷沉吟了会,遂随口道:“如此,便安排她后日过来。”

秦嬷嬷忙应下。

顾府中,吴妈满脸喜色的告知沈晚这个消息。语罢,见沈晚兀自沉默,遂收了笑,目光如剑犀利打量她:“娘子怎的一言不发,可是太过欢喜了?”

沈晚微微漾了个浅笑,颊边梨涡浅浅,犹如海棠初绽。

却听她声音温凉道:“是啊,我甚是欢喜。”

似没料到沈晚能这般直白的承认,吴妈的脸色僵了下,随即又起开笑容道:“老奴就说,咱侯爷那般的人物,焉能有娘子不喜欢?”

沈晚温温一笑,垂了头。

隔了一天,便到了约定的日子。

这日大早,秦嬷嬷的轿子便到了顾府门前,却不是直接邀沈晚过侯府,而是邀她一道去银楼买饰品。

沈晚任由吴妈给他打扮齐整,而后踏出顾府进了官轿。

其实双方皆是心知肚明,去银楼只是幌子,待逛完银楼再顺理成章的邀她入侯府小叙,那才是今日的真正目的。

秦嬷嬷在她瓷白的面上打量许久,方皱眉道:“瘦了。”

沈晚垂眸。

秦嬷嬷又打量了她一番,意味深长道:“听吴妈说你已然想开,如此便最好。日后你越接触越会知晓,咱们侯爷是何等英武的好男儿,纵观这大齐朝上下,怕也是无出其右的。以你的身份,说句不中听的,放在往日便是伺候侯爷吃饭穿衣都是不配的。如今却阴差阳错攀了咱们侯爷有了这段露水情缘,那是何其不易之事?于你,当惜缘才是,切莫再自误。”

沈晚低眉敛目,轻声道:“嬷嬷说的极是。沈晚谨记。”

到了地方,两人下了轿,相携走进了银楼,期间说说笑笑毫无异样。

大概买了三五样首饰,包好走出银楼后,秦嬷嬷顺势邀沈晚到侯府一叙。

沈晚欣然应允。

官轿入了侯府后,便径直往那萃锦园的一处厢庑而去。

进了厢庑大概也没过长时间,里面边隐约传来女子的被冲撞的支离破碎的泣声,以及男人醇厚雄浑的抚慰声及酣畅淋漓的低吼声。

沈晚闭了眸,任由身体犹如那狂风暴雨中逆行的孤舟,激荡的颠簸。身上的男子狂野彪悍,粗粝的掌心握紧她的腰肢,犹如行军般大涨挞伐,几次逼得她眼圈泛红,身子激颤。

不知过了多久,男人终于尽了兴,收了势。

大概尚还有些回味,他并未就此从抽身下榻,反而单臂撑了身体于她上方微微低喘,温热犹带些许濡湿的掌心反复摩挲流连她的身子。

“不过一个丫头罢了,就值当你这般忧心难过?”

男人的声音低沉沙哑,犹带几许慵懒性感,可听在沈晚耳中,却觉得犹如细细绵绵的针,字字刺耳。

她依旧是一副闭眸无力的模样,闻言,只轻扯了下唇角,似已多余力气回答半个字。

霍殷抬手抚上那眼角下方醒目瑕疵,反复摩挲:“回话。”

沈晚尽力忽略面上那令她不适的摩挲,不得不开了口:“侯爷,此厢有所误会……晚娘只是身子弱罢了。”话本已回完,此刻却又鬼使神差的补充了句:“早些年伤了根本,已经很难补回来。”

霍殷动作一顿。

沈晚明显感到周围气氛一冷。

霍殷的神色逐渐沉冷,盯了她好一会,方冷冷一笑:“本候平日最不喜那些最自作聪明之人。”

沈晚低声道:“晚娘记下了。”

已然没了其他心情,霍殷沉了脸翻身下榻,唤仆妇进来给他梳洗穿衣,而后扬长而去。

回顾府的路上,坐在官轿中的沈晚掏出袖中的香囊,打开来捏起两丝藏红花,放入口中细细的嚼着。

之后便低眸浅笑,她会让他,让他们都知道,她的身子真的是很难补回来。

不知竹篮打水一场空,是何种感觉?

九月未过中旬,兵部的正式任命已经下达,顾立轩官升一级,为从五品兵部员外郎,而他之前兵部主事的位置则由兵部令史刘琦裕接任。

饶是从五品的员外郎一职,顾立轩早已视之为囊中之物,可此刻,当正式的任命下达,当他上峰亲自为他替换官服,鹭鸶补子替换作白鹇,他依旧难掩内心激动,兴奋的面红耳赤手脚发颤。

虽然正六品到从五品,听起来只是一阶之隔,可在官场上打滚的官员方知,这一阶是多么难以逾越的鸿沟。

顾立轩鸿运当头,一时间意气风发,风头无两。

升官了,自然要请同僚庆贺一番。因为家中有那吴妈耳提面命,他自那起便不敢晚归以免打搅沈晚休息,更别提吃完酒醉醺醺的回来。

因而,他将宴请的日子定在两日后的休沐日,届时宴请诸位同僚。消息一放,兵部副上官兵部侍郎虞大人都欣然应允,应道,此间喜事他必去不可。

兵部众人哗然,纷纷在心里盘算,届时拿何等贺礼前去方好。

两日后,顾立轩意气风发的执扇出门。

与此同时,侯府的官轿候在了顾府门前。

顾立轩在汴京城内知名的酒楼中推杯换盏,同一时刻,沈晚在他上官的榻上翻云覆雨。

人生的极致讽刺,不过如此。

随着身上男人最后一记重推,沈晚颤栗的身子无助后仰,启唇无声深喘。

覆她身上略微平复了些许,霍殷懒散的支臂半身撑起,素来冷淡的眸子此刻多了几许肆意的打量。

沈晚觉得她已然练就了一副钢筋铁骨,这样肆意的打量下,她竟不惧,也不羞耻。

霍殷压低身子,覆她耳畔,声音低沉:“晚娘此刻,甚美。”丝丝绕绕的嗓音磁性浑厚,犹如情人间的呢喃情话。

沈晚到底变了脸色,这般似情人间暧昧的调/情,着实令她不适。

那一瞬间的难看脸色到底被他捕捉眼底。

霍殷渐渐收了眸中情/色。

略带薄茧的掌心在身下的身子上颇为熟稔的揉捏,他面上却是冷讽的笑,一出口便如毒箭直戳人心底:“顾员外郎今日庆贺高升,身为贤内助,你心中可曾欢喜?”

在贤内助三字上咬字极为玩味,听在人耳中,有着说不出的恶意。

沈晚将脸撇了一旁,下一刻却被霍殷抬手狠狠捏住抬起,逼她面对他。

“莫不是到了如今这地步,你还在意那么个玩意?倒是令本候颇为感慨。”霍殷嘴里说着感慨,声音却愈发冷厉:“其实也不是不能让你脱身……不若这般,今日归家你且问他一句,只要他敢当面跟本候提半个字,本候便应允了此间请求,且看他敢,还是不敢,如何?”

沈晚觉得此刻她便可替顾立轩回答,他不敢。

霍殷笑声愈冷。

沈晚到底没忍住开口道:“侯爷,我觉得……此间事本就是一场交易,过多的交流似乎不甚妥当……还望侯爷莫要在晚娘这等低贱人身上浪费过多口舌。”

霍殷瞬间僵冷了脸。这是嫌他……话多?

霍殷怒极反笑。

遒劲的腿将她的朝外抵开,随即覆身狠狠下沉。

即便如此,那就如她所愿。

第39章大概不是她疯了,就是他……

顾立轩升职贺宴待午时过后便慢慢散了,可他人却不敢归家,一直待在酒楼,直至身上酒气大概散尽,这才整理衣冠,步行归家。

酉时已过,他方踏进顾府,此刻天色昏蒙,已然是华灯初上。

顾家还当他晚膳已在外头解决,遂也未给他留饭。顾立轩也不以为意,左右他腹中也不饿。难得今日尽兴,他亦不想此刻节外生枝扫了兴。

今日是他自踏入官场以来最为风光的时候,众星捧月,万众瞩目,连上峰都连为他斟酒三杯,着实大快人心。

人生得意须尽欢。今日吃酒那是何其尽兴!

甚至此刻他都未曾从那厢激动兴奋中回过阀,连进卧房时都尚兀自沉浸在贺宴上众星拱辰般的光景,面泛红光,轻快的脚步都透出些志满意得的意味。

吴妈皱眉低叱:“顾相公还是轻声的好。娘子今日累着了,连晚膳都没吃上几口,至今都沉沉歇着。还望顾相公体谅些,切莫吵醒了娘子。”

这番毫不留情面的话,差点将顾立轩打回原形。

顾立轩低低应了声,然后沉默的进了房。

沈晚的睡眠一向清浅,饶是先前受了那霍殷好生一番折腾,身心俱疲,此时顾立轩回来的动静依然惊醒了她。

却是未动声色。依旧闭着眸,听着他那轻快的自信飞扬的脚步声,听着吴妈的轻斥,再之后他沉默入房,摸索至窗前小榻静默躺下……好一会他也未曾入睡,小心的辗转反侧,呼吸也压抑的急促,沈晚很快便分辨出,他的难眠源于几分残留的激动与兴奋。

黑暗中沈晚睁开了眼,湛黑的眸子犹如曜石,深不见底。

章节报错(免登录)
最新小说: 大明皇弟 革秦 南疆盛世录 奋斗在五代末 欺世盗国 旭日东升之帝国霸业 从亮剑开始崛起 重生换夫之嫡妃归来 定河山 星际特战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