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节(1 / 1)

这两日,沈晚难得的没有外出,并非府上有事,而是她这日突然发现,之前她写过的那篇仙侠的书稿不见了。毕竟是付出过心血写的,就差一章回就要了了,如今死活找不见,着实令人有几分焦急上火。

找了两日找不到,沈晚也只得放弃,原先还想着将最后一章节补上,待来日换个署名再投到书坊,多少换些银钱傍身。如此一来,便也只能暂且放弃。

也是巧了,这日兵部侍郎虞铭清早起床,无意间从他夫人的案下瞧见了那篇书稿。

本还以为是他夫人娘家给她寄的书信,便扫了两眼,之后便纳闷了,这是个话本书稿?

虞夫人拢了拢中衣,风情万种的下了榻,见她夫君正疑惑着拿着案下书稿细读,这才猛然想起这茬,遂笑着解释:“瞧我,竟把这厢给忘了。这是当初顾家娘子送来赔礼的盒子,不慎让我给踢坏了,这才发现盒子里面还带着夹层,这沓书稿就是放在那夹层里面。”

顾主事?虞铭脑袋转了个弯,愈发认真看这书稿。

虞夫人拧眉,撒娇依偎过去嗔道:“不是说那顾主事才华横溢,还出过几些话本吗?想来这便是顾主事写的话本样稿,被他家娘子无意给放了进去。这话本我也大概瞧了,也就我们后院妇人打发时间的话本,你们做大事的男儿哪里就喜爱看这些?”

这书稿可不是那顾主事的笔迹。虞铭脑中大概闪过几个念头,却也不提,面上也不显露,只不着痕迹的收了书稿,笑着跟他夫人打趣几句。

当日上值进了衙署后,虞铭便去了主殿求见,奉上书稿后便将心中猜测一并呈上。

“倒也不是不信顾主事的才华,可那书稿笔迹着实可疑。若说誊写又不尽然,其中有修改痕迹,分明是原稿。而字里行间的遣词造句风格又与顾主事之前出过的几本书如出一辙……若此事实乃乌龙,倒也罢了,若真是有人代笔,那饶是顾主事才华横溢,其人品有疵,大抵也是不堪重用的。”

虞铭秉完退下后,霍殷手握书稿,沉着脸一张一张翻过。让秦九找出之前顾立轩出过的话本,大体一比对,还真是风格一致。

霍殷眸光渐冷,敢弄虚作假糊弄到他头上,真是见利不要命了。

“传顾主事过来。”

顾立轩被秦九请到主殿的时候,人有些懵,但鉴貌辨色的功夫他还是尚有几分的,但瞧那秦九面上隐藏的几分不屑之意,便隐约察觉到有些不妙。

果不其然,刚一进殿,未等他行礼问安,上头霍侯爷沉冷质问的声音便兜头冲他而来:“你可有事向本官坦白?”

顾立轩怛然失色,脑中飞快的想着近些时日处理的公务,左思右想似无过错,当真不知霍侯爷所言的‘坦白’从何说起。

一沓书稿扔在了他眼前,伴随着是那愈发沉冷的声音:“莫不是还用本官提醒你?”

顾立轩颤抖着手拿起其中一张,只堪堪扫过一眼,便即刻反应过来,是晚娘替他以才起复的事东窗事发了。

面上有瞬间的青黄无主之色,随即又奇异的冷静下来,因为他突然想到晚娘又不是旁人,只要他咬死了只道是他口述家里娘子代写,侯爷莫不是还真找他娘子对质不成?就算对质,晚娘焉能承认?

心下一定,顾立轩便有了几分开口的勇气:“回大人的话,此间怕是大人有所误会,并非是下官弄虚作假找人替笔,此书稿字迹实则出自家中拙荆之手。说来也是下官惭愧,素来懒怠,偶有思绪心得怠为动笔便让拙荆代为写下,方造成此间误会。大人若是不信,便是请拙荆过来当面书写也是可行的。”

此言一出,殿内沉静了好一会。

半晌,在顾立轩惴惴不安手脚冒汗之际,上头方徐徐传来侯爷低沉的声音:“倒也不必令人亲自前来。写上副字,明日你且带来。出去吧。”

顾立轩长长松了口气。俯身刚欲捡起地上的其他书稿,却见那秦九护卫先他一步上前捡了起来,又不由分说抽走他手里那张,整理好后重新放置在了侯爷的书案上。

顾立轩不敢多留,便赶紧退了出去。

这日夜里,在沈晚侧身卧下之际,身后突然传来顾立轩隐忍的声音:“待明日清早,你大概写上副字予我……不,还是写首诗吧,署上姓名及日期。稍早些起身书写,莫要耽搁了。”侯爷虽说的随意,只道写副字,可他却不能随意待之,还是写首诗来的庄重些。

两人十来天未曾有过一言半语的交流,听他那厢乍然开口,沈晚着实有些许不适。

缓了缓神,沈晚只当未听见,盖上薄毯和衣而卧。

顾立轩忍了忍到底没冲她发火,毕竟明日还用得着她。至于书写的原因他自是不会同她讲,毕竟此事也不光彩,若实话讲来,那他在她面前岂不又落了下乘?

翌日起来,梳洗罢,沈晚便要出房门。

顾立轩瞧着便急了,几步上前拦住她,急赤白脸的问:“你写的字呢?”

沈晚看他:“要字作何?”

顾立轩不耐:“问那么多作甚,让你写就快写,我有用。”

沈晚瞧他堵在房门口,一副不写就不让她出门的架势,转身去书案端了纸笔出来,铺纸研墨。

不过几个字而已,她写便是,好过与他这般纠缠,着实令人闹心。

“写哪几个字?”

“随便几个……”顾立轩一顿忙改口:“写首像样的诗。咏春,咏秋或其他都可,反正你也曾也背过些,写来一首便是。”

沈晚挽了袖子垂眸缓缓研磨,晨曦的光束透过窗纸映照在她娇嫩白皙的姣好面庞上,那般岁月静好的模样让人仿佛忆起了往昔那些红袖添香的恩爱时候……

偏偏眼角那道突兀的一道狠狠戳破了他的幻想。

狼狈的闪过目光,顾立轩踏门而出,只留下了一句‘写好后就叠好放案上’。

刚顾立轩静静在旁看她的瞬间,沈晚竟也有刹那的恍惚。

回了神,持笔饱蘸浓墨,沈晚提腕下笔,笔尖题诗——《拟古决绝词柬郎》。

第29章若日后塞进的人都若这般……

《拟古决绝词柬郎》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零铃终不怨。

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妻:沈晚壬寅年八月初九

霍殷握着那张薄薄的一页纸,眼睛直直盯着上面字迹,竟是好半晌都未回神。

顾立轩小心解释道:“此为拙荆今日所书,大人可以比对字迹,便知下官所言非虚。”

仿佛殿下之人的骤然出声打断了他的思绪,霍殷似有不悦的微沉了脸。随手搁纸于案上,他身躯微微后仰靠于椅背,指节有一搭没一搭的轻叩椅袱,偶尔抬眼睥睨殿下那略有局促的男人,沉沉的眸光晦暗不明。

顾立轩被这莫名审视的目光打量的有些忐忑。

霍殷抬手指向案上的纸张,沉声问道:“是你娘子所书?你可亲眼所见?”

顾立轩自是不敢扯谎,忙如实回道:“虽下官未在旁亲见,但此的确是拙荆今日所书,若大人还有疑虑,下官亦可带拙荆亲自前来。”

秦九隐约瞧见他们家侯爷的面上浮了层冷意。

霍殷冷笑:“你将兵部官署家中后院不成,这般肆意?”

顾立轩后背瞬间冷汗如瀑,忙开口补救道:“是下官糊涂了,官署岂可容他们妇道人家随意出入?那不如让秦护卫随我去……”

“罢了。”霍殷似有不耐的抬手打断:“此事就此作罢。你且下去罢。”

顾立轩长长松了口气。

行了退礼刚欲转身,却听上面那人低沉的声音再次传入耳中:“对了,本官看你上次所书的《诸葛十计》,其中一计为《诸葛亮巧布八阵图》。可否与本官解释一番,八卦图何解?”

直到那道脚步发虚的身影消失在殿门外,案前的霍殷方收回目光,神色既冷且讽。

秦九迟疑:“侯爷,如此瞧来,那《诸葛十计》怕真的不是出自他手。可昨夜属下一直遣人盯着那顾家,并无其他外人出入,因而这纸张字迹不似旁人代写……不如属下今日就去顾家亲自盯着他家娘子书写,以辨真伪。”

霍殷扫了他一眼,冷笑:“愚不可及。”

秦九愣了。然后挠挠头,是说他么?不,应该是说那顾主事。

今日散值顾家的顾立轩,脚步颇显仓皇落魄。

他心下无疑是惶惶的,一方面觉得他们上官定是怀疑到了什么,方有此试探;一方面又安慰自己莫要草木皆兵,只是所怀疑罢了,又未查到实据,何惧之有?另一方面就暗恨自己今日沉不住气自乱阵脚,就坦荡回道不过一计策随手而写未想过多便是,又何必左右惶惶显得心虚?总之此间事具体实情如何他断是不会承认的,否则他在官署真的就无法立足了。

散值回府之后他也未向沈晚提及此事,因为在他的认知中,饶是她能写出《诸葛十计》那般的话本来,那也只是话本谈不及战略战术层面,毕竟是妇道人家,充其量也就是有些新颖的想法罢了,想来那八卦图是随手一写的,难道他还真期待她能说出一二来?

沈晚见他回来后就颇有些心不在焉的,却只字未提她今日题诗内容一事,本来已经做好了要迎来一场疾风暴雨的准备,却没了用武之地。

夜凉如水,沈晚和衣而卧时望着窗外微白的月色出神,今日他要她作诗是为何?某不是拿给什么人看?如那芸娘?

如此想来,她却未感丝毫不适。沈晚闭眸低叹,大概她是真的放下了。

接下来一连数日,沈晚又恢复了去书坊的频率,往往在那一待就是大半日。期间她有针对性的只翻看那些带些红袖添香类的时下所谓艳俗类话本,因为她想看看当朝对于言情话本的容忍度在哪里,待摸透之后便打算着手写这类的话本。

毕竟有前世的那些影视剧的灌输,她想这类话本写起来会更容易的些,而这些通俗的话本也容易畅销,哪怕就是走量也容易。

当然,她当下打算自然不是为了才名,若真是为了才名她就专攻诗词歌赋了,那样岂不是更容易誉满京都?此番打算,自然是为财。她想快些挣些银钱傍身,毕竟以她如今在顾家这种情形,早做一些打算才是正经,以免届时手忙脚乱。

霍殷在后排的书架驻足良久,透过面前书架余出空隙冷眼看向前排,瞧那纤纤素手在那堆艳俗话本中一本本的翻过,从《沉挽香》《折柳记》《玉簪记》再到稍微露骨些的《闺中怨》《续鸳梦》等,纸页翻过的声音纷繁的响起,几乎没有停歇的时候。堪堪不足一个时辰左右的功夫,他大概数着,竟翻过不下二十余本。

此刻她手中的那话本已然翻到了尽头,素手习惯抬起翻找新的话本,瞧她抽出的那册,书目似乎是……《破镜重圆》?

沈晚刚随意拿了一本新话本,尚未细看就隐约觉得一道凌厉的光似从身后透背而来。下意识的扭身回头查看,见身后那排书架满满当当的摞满了书,并无其他异样,方放下了戒心,缓了缓神,重新将目光放回在新话本上。

皱着眉翻着话本的沈晚自然没有察觉到,那踩地极重大步而去的脚步声。

书坊掌柜的见那煞神黑脸出来,顿时犹惊犹恐,不知哪处惹着他不如意。

身后紧随而出的秦九踏出书坊之际,回头莫名的看了看那后侧书架,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

从书坊出来,沈晚边往回走边总结着近几日翻阅所得。总的来说在这夫为妻纲的大环境下,这些言情话本也大抵以男性利益出发,写的也大抵是些男子左拥右抱,女子忍气吞声或者叫做贤惠大度,最终妻妾和睦团团圆圆的情节。

就如那本《破镜重圆》,落魄书生进京赶考,一朝发榜高中状元,得高官榜下捉婿,不得不抛弃家中发妻,另娶千金小姐,自此步步高升。发妻千里寻夫,得知夫婿万般不得已后,甚为体谅,同时也自觉如今人老珠黄配不上此刻高高在上的高官夫郎,自请下堂。那千金小姐得知后颇为宽容,未许她下堂,仅贬妻为妾,自此妻妾和和美美的共侍一夫。

沈晚看完此话本后,当即整个人不好了,觉得此文作者怕不是沙雕就是脑残,这意/淫也是没了边际了。偏偏就这样的话本,依着书坊掌柜的所言,还甚是畅销,翻印了不下五六回了。

沈晚暗下琢磨,若她按照这样大方向写来,也非难事,只是若要她以男性立场写出此等文章来,只怕自己呕也得呕死,真的是太有违本心了。

可若是以女性角度……沈晚沉吟,那尺度得稍稍把握一些了,毕竟是男权时代,还是别过度的去戳他们肺管子。

淮阴侯府。

在侯爷在入了后院不足半柱香的功夫就破门而出,抑怒冷声令秦九去将秦嬷嬷喊来。待秦嬷嬷小步焦灼跑来,一进院就见他们侯爷于院中负手森然而立,一张脸黑沉的可怕。

“侯爷,您这……”

秦嬷嬷颇有些无措,鲜少见他们侯爷这般抑怒的模样。

霍殷目光沉冷:“嬷嬷,若日后塞进的人都若这般不中用,那便不必劳神费力了。”语罢,冷冷拂袖而去。

秦嬷嬷头晕脑胀的晃了下身子,随即咬牙,转身冲着屋内而去。她倒要看看那个死丫头是如何惹得他们家侯爷发这般火。

待踏进屋里,宽敞的厢房灯火明亮,一眼便瞅见那瘫坐在地上捂脸呜呜哭泣的女人……以及她身下那滩疑似浅黄色的液体!!

秦嬷嬷只觉得头都要炸了!难怪了,别说他们侯爷那般素来稳重隐忍的人都被激的要发怒,就是她见了都觉得心跳加速,肺都要气炸了!!

“你怎的,怎的如此不堪!”如此的上不得台面!

那女子呜呜哭着,亦是觉得难堪,抬手掩饰般的拉拉襦裙,却殊不知是欲盖弥彰。

她只道那侯爷一进来就面色黑沉,让人见了就心生怯意,偏这般倒也罢了,也不知为何,待她要伸手解他衣裳时,下一刻他陡然目射寒光杀意腾腾,然后她就吓得一个栽倒于地,之后就……

秦嬷嬷只想扶额,纵然她们家侯爷是尸山血海中杀出来的煞神般人物,但也不至于一个眼神就将你吓至如此罢?到底是小家小户出来的,终究是上不得台面。

章节报错(免登录)
最新小说: 星际特战旅 重生换夫之嫡妃归来 奋斗在五代末 革秦 大明皇弟 欺世盗国 旭日东升之帝国霸业 从亮剑开始崛起 南疆盛世录 定河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