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节(1 / 1)

兵部官署里,几个官员暗下挤眉弄眼,而晚到的几个在其他同僚的暗示下悄悄往顾立轩的方位瞥去,这惊鸿一瞥下都不由大吃一惊,八卦之情熊熊燃起。

“他何故如此?”

“听说是惹怒了家中的娘子。”

“嗐,有辱斯文,有辱斯文!”

“简直是夫纲不振,可耻。”

顾立轩仿佛丝毫不介意此刻顶着一张鼻青脸肿的模样供人观瞻,也仿佛丝毫不介意旁人的议论,一如往常的办公。若是有人‘好心’相问,他亦毫无异样的温润笑着,只解释道是不慎磕着了,倒是让想看笑话的人无从着手。

秦九特意抽空来瞧过一眼。自打他娘将之前的打算说与他听后,对于顾家,他就难免多关注了些。

今日偶然听闻此事,到底按捺不住心痒,他就想来看看,那顾主事是否如旁人传得那般,被家中娘子揍得体无完肤。

待见了真容后,秦九摇头咂嘴,亏得他娘对那顾家娘子百般推崇,又是温婉贤惠又是宽容豁达的,谁又知原来私下竟是个母夜叉。

得了空闲,秦九似无意对霍侯爷说起此事,带着几分不屑之意嗤笑道:“那顾主事可能觉得旁人眼睛都是瞎的罢,若说磕着能将脸磕成青一块紫一块倒有人信,可脸上的几道猫挠似的划伤怎么讲?分明是让娘子给挠的呗。”

霍殷耳旁仿佛又响起那道温凉的声音。

眯了眯眼,他素来冷硬的面上浮现丝讽意,想当初尚且恩爱齐心的两人,还携手共渡难关,口口声声说对他这恶霸要‘忍、让、由、避、耐’,这才过了多久,就反目成仇了?

想起嬷嬷说过的顾家私密事,霍殷躯体微仰,些许懒散的靠在椅背上,眼前慢慢浮现那日在万卷书坊偶遇的女子。简单素净的打扮,周身萦绕着浓浓的书卷气息,想来是个恬淡干净偏有几分清高孤傲的性子,焉能忍受那种藏污纳垢之事?

顾立轩今日上值之后,顾家剩下的其他人,包括顾立允在内,都沉浸在厅堂那诡异的气氛中。

昨日顾母酉时方归,归来后带着几分探究又有几分惶惶之态迅速在沈晚周身隐晦一扫,扫罢之后也不知是庆幸还是遗憾的叹了口气。待见到鼻青脸肿的顾立轩后,顾母顿时目瞪口呆,仿佛乍然被人生硬打破某种惯有认知般,震惊的目光迅速定住沈晚。

沈晚已然无所畏惧。时至今日,她不想指责什么,也不想去追究什么,既然两方情分到了如今这般田地,便再也没有继续维系下去的意义了。

与沈晚无所畏惧下的淡定从容相比,顾立允便显得坐立不安。昨个大醉一场,直到今早方醒了酒,因而今早当他惊见他堂兄那般风流俊秀的人物,此刻竟是鼻青脸肿的凄惨模样,可想而知他的内心有多么震撼。他还当是他昨日酒后失态的结果,直到二伯父开口骂堂嫂,才方知这是堂嫂的所作所为。

顾立允当即呆若木鸡。

好半会他都觉得神思恍惚,一会觉得他这堂嫂可怕极了,瞧着不声不响,可动起手来毫不留情;一会觉得定是因昨日跟堂兄吃酒方引得堂嫂不快,这才引发了这厢血案,不由自责不已。

顾父还是那套说辞:“牝鸡司晨!牝鸡司晨!你去汴京城里转上一转,看看哪家的媳妇敢对自家相公动手?就是敢大声说两句话都极有可能被赶回娘家去!反了天了你,看你将轩儿打成那个样子,这日子还要不要过了?肚子没个半点动静,偏的脾气还不小,非要轩儿将你赶回娘家你才肯罢休吗!”

沈晚的声音带了丝疲惫与嘶哑:“公爹,婆婆,晚娘自知犯了七出之条,的确不配为人妇……”

“晚娘!”顾母陡然喝住,不让她继续往下说,继而又缓了声音,语气隐约有些伤感:“晚娘,我们顾家向来子嗣单薄,从你嫁进来我便从未将你当做外姓的媳妇看待,从来都是将你养做亲女……你若这般说,岂不是要拿刀戳我的心?你若怪便怪我,是我一时糊涂,便都是我的错!咱们就揭过这一茬吧,以后谁都不要再提,还像往日那般,和和美美的过日子,其他的……都随缘吧。”

顾父听了这话简直惊呆了,他如何就不明白事情的走向怎么还带这般急转下降的。

他气得脸色发青,很想反驳顾母,可又碍于平日顾母的淫威,加之本家子侄在,若顾母当场给他没脸,那他丢脸岂不是要丢到本家去?

思来想去,顾父便拂袖而去。

顾立允也好呆,总觉得他二伯父家的气氛是越来越怪了,有时候他甚至在怀疑他都未曾听懂他们究竟在说些什么。

沈晚实在不知她如今该拿什么样的心态来面对顾母。

回顾这三年来的点点滴滴,顾母确是待她不薄,从未像其他人家的婆婆对她立规矩摆婆婆谱不说,好吃好穿的紧着她,待她较之亲儿也差不到哪去。可饶是如此,那般的对她算计终究是让她心凉了大截,为了顾家,就可以枉顾她的意愿,将她像物件一般推来送去的吗?

沈晚心中百般杂陈,一时心凉,一时悲凉。

顾母转身对顾立允歉意说道:“立允,本想着你入府来日子也能过得便宜些,不成想这些时日府中甚是不宁,反而影响了你读书……”

顾立允忙道:“二伯娘说的哪里话,这些时日都是立允多有打搅。其实前两日我便想向二伯父二伯娘请辞,多有打扰心中不安是一方面,另外我其他同窗在外租赁好房舍,一直力邀我过去同住,也是想着能便宜讨论功课,以备来年科考。也是怕二老多想,所以才一直未提,今日左思右想,立允还是想冒昧开口请辞,希望能搬出去与同窗一道同住,还望您莫怪。”

仿佛也预料到这一点,顾母也未多挽留,只道:“如此也好,同窗之间相互交流学问倒也便宜。家里的厢房依旧给你留着,只要得了闲,你便回家来住,邀上你那些个同窗一道,三五个人家中还是招待的起的。”

顾立允长长松了口气,起身拜道:“多些二伯娘。”

直待顾立允走出厅堂,顾母方转身拉过身侧沈晚那冰凉的手,目光殷切诚恳:“晚娘,并非娘故意对你瞒下此事,实在是……实在是难以启齿。说起来,此事我也并不是单单为顾家考虑,晚娘,你可知为女子,为人妇,此生若无一二子嗣傍身,晚景该是如何凄凉?若将来立轩走在你后面尚且好些,好歹有他护你一二,要是反之呢,到那时你待如何?”

沈晚目光看向另处,不知在想些什么。

顾母苦笑:“你尚且年轻,可能觉得那般处境远着呢,或不到那种境地。可需知这世间人心险恶,我活了这把岁数,见惯不少那些个赶寡妇,吃绝户的缺德事。你是没瞧见那些人的贪婪自私、阴险毒辣的嘴脸,每每回想,我还是觉得心惊肉跳。联想顾家如今的情形,我难免就多想了些,怕咱顾家最后也成了绝户,也怕晚娘你好歹嫁进顾家一场,最后却捞着那般凄惨的结局,便是届时我在泉下,怕是也难安。”

沈晚动了动唇,此刻隐约觉得眼眶有些酸涩。

“说到底,此事也是我冒进了,本合该先与你商量一番的,无论怎样,也应由你来拿主意定夺方是。悔不该先拿此事去与立轩说道,无异于当面戳他的脸面,害他如今性情大变,都是我的过错。”顾母叹气:“真是没想到对此事你们都反应如此大,早知如此,我又何苦来哉?如今害的你们小两口起了龃龉,本来恩恩爱爱的,现在却闹成这般,我真是罪过大了。”

顾母自责的看向她:“晚娘,说到底都是我的错,你要怪就怪娘好了,别再跟立轩僵着了。你们俩还像从前那般和和美美的过日子,其他的事就不提了,日后再说日后的,实在不行等过些年就过继吧。”

沈晚到底红了眼圈。其实在听到顾母言及并非故意瞒她,便已消了对顾母升起的那丝芥蒂,如今听得顾母这般发自肺腑之言,到底是这三年处出了几分母女情谊,一时间只觉得心中酸酸涨涨的。

她不敢抬头去对上顾母那殷切的目光,因为她实在不知,该如何开口告诉顾母,如今她和顾立轩已然撕破了脸,情分已断,纵然勉强维持表面的和睦,却也回不到从前?

更何况,自今往后,他们之间怕是连和睦的表象都难以维持。

第27章五回遇见,回回深刻……

转眼到了金秋八月,暑退九霄净,秋澄万景清,丝丝凉爽之意弥漫在空气中,正是秋游赏景的好时候。

这日,沈晚早膳过后带着春桃出了门,却不是外出赏景,而是如往常般来到了万卷书坊。

近一个月来,沈晚谢绝了所有来自其他官眷的宴会邀请,无论他们是秉着交好目的也好,看她热闹瞧她笑话的打算也罢,她都不想再予理会。饶是侍郎府的请帖都来过两回,也均被她委婉退却了去。

经历了一场变故,她的心境也有所变化,如今的她愈发的不想再如从前那般,如大多的内宅妇人日常,每日里或是针头线脑的摆弄些衣裳首饰花样子,或是聚在一起聊些家长里短的话题,再或是赏花赏景参加她不甚喜欢的各种宴会。

她究竟要做些什么,其实她自己也说不清楚,只是心头总是莫名的烦躁厌倦。于家中待着,她愈发的觉得难耐,因为难免要面对顾父的隐约谴责,顾母的殷切目光,顾立轩不阴不阳的模样,实属难以静心。所以索性隔三差五的便来书坊转转,在这各种纸堆的字里行间,倒也寻到了几分心静来。

书坊掌柜的对这个近月来常来此看书的娘子已然有几分熟稔,见她今日又过来,遂热络的打招呼:“顾家娘子过来了?”

沈晚笑着颔首应过,让春桃掏出六十文铜板搁在案上,照旧是两人的份。这间书坊内部空间宽敞,所以可以留人在此借阅翻看,一人只需三十文铜板,便可翻阅此间书坊的任何书籍,直至其酉时打烊。

春桃掏出铜板时略有肉痛,遂迟疑小声劝道:“娘子,不如便不算奴婢那份子,奴婢就在书坊门口候着,左右奴婢大字也不识得几个,凭白的在这浪费个铜板。”

沈晚径直拉过她就往书坊里面那一排排书架中走去,轻斥道:“左右我还差你那几个铜板?你不是还略微识得大字么,便去寻那《说文解字》细细看着,若是有看不明白的地方便问来问我。多识几个字,总比睁眼瞎好。”

书坊的竹帘让人从外头掀开,一道挺拔高大的身影不期缓步从外头走来,行走间步履稳健隐含威势。

掌柜的下意识抬眼望去,坊外陡然洒进的光亮让他下意识的眯了眼,待定了神下一刻看清来人,直觉顿时浑身汗毛倒竖,脚底都些许软了起来。

这尊大佛怎么今日前来了?!

慌张的要迎上去打招呼,下一刻却被那冷厉的一眼给噎了回去,顷刻掌柜的就福至心灵,明白这尊大佛不愿声张,便不再出声仅以眼神示意他的恭敬。

霍殷淡淡的环视坊内,似无意般扫过第二排书架前那道略显羸弱的身影,然后抬脚不疾不徐的往那第三排书架的方向走去。

身后的秦九有些牙痛的抬手揉揉腮帮子,心下不住腹诽这顾家娘子好生生的为何不在家待着,非要成天见的往外跑,近一月来竟无意让他们家侯爷给远远遇见三回。如若不是深知他老娘嘴风紧,断不可能提前将那事透露分毫,他还当这顾家娘子是特意这般行事,以求入侯爷青眼。

秦九觉得牙更痛了,前三回见他们侯爷不置可否的模样,他这厢也未当回事。可今个,怎么还特意跟进来了?

霍殷也不知自己今日为何就失态的跟了进来。

拢共他见这顾家娘子不过五回,第一回他大概记下了这位娘子温凉的声音,第二回隐约记下了她那恬淡干净的气息,第三回明明是远远见过,却唯独对眼角的那抹痕迹印象深刻,第四回偶见她坐于茶楼吃茶,听罢戏曲持杯遥遥敬那花旦的多情模样,那瞬间的风情便令他记忆尤深,待到五回他竟将那张脸给深刻记了下。

活至今日,他霍殷还从未将哪个女子的全貌记得如此清晰过,着实令他隐约觉得有几分不寻常。今日待又见了那顾家娘子,便想也未想,抬脚便随着她进了这间万卷书坊。

沈晚垂眸静静翻阅手中的书籍。她读书向来很杂,各类书籍都有所涉猎,无论是奇人异事,仙侠鬼怪,亦或是诗词歌赋,六艺术数,还是野史小说,兵法谋略,甚至是她不甚感兴趣的科考类书籍,只要拿于手上,均会翻阅一二。

也不知是过了多长时间,沈晚终于看完《秦史》的最后一卷。大秦王朝在这个时空传了九代方亡,始皇帝也不叫嬴政,而叫嬴荣,自此后的历史便开始与她之前所在时空的历史截然不同起来。

对于秦始皇嬴荣,她之前是有些怀疑他也是乱入的穿越者,可待翻看了《秦史》的所有卷目,却未曾发现任何疑似他穿越的物件或政策思想,仿佛历史本该如此,那嬴荣也存在的合情合理。

这般想了一会,沈晚便将手中卷宗重新放回原处,捶着肩膀往里侧走了几步,来到仙侠鬼怪的一栏,随手找了一轻松话本津津有味看了起来。

看的入神,她也没注意身侧几步远处不知何时多了个人。即便注意到,她也不会多予理会,万卷书坊在汴京城内是数一数二的大书坊,每日都有不少来往借阅买书的读书人,书架前不时有人过来翻阅是常有的事,又有何值得留意?何况这个朝代不似盛行程朱理学的宋代,对女子的束缚倒也不算太过严苛,女子进书坊虽不常见,却并不禁止,偶尔几次沈晚也见到了几回来这买书的娘子,瞧着应该是来自书香门第。

沈晚看书很快,一目十行的看着,而这类话本均是白话文,看起来也轻松容易,片刻功夫,一本书便见了底。

目光尚停留在话本的最后两行字上,她的手已经习惯性的抬起覆上书架摩挲,欲随意抽取新的话本。

心神尚在话本中的她,好一会方后知后觉的察觉到她掌心下那异样的触感。

沈晚呆了下,下意识的抬头看去,便惊见她掌心下摩挲的哪里是书卷,那肤色微褐骨节分明的压根是男人的手。

即刻收回了手,沈晚略有些尴尬,身子稍微侧过对旁人歉意施礼:“抱歉,刚是我失礼了。”施完礼,沈晚便将手中话本放回原处,转身离开了此处。

霍殷面无表情的盯着自己的手背。

半晌,方慢慢握紧了手,收于身侧。冷厉的目光倏地扫过一侧,呆若木鸡的秦九忙回了神,正色垂首而立。

翻书页的声音在第三排书架前缓缓响起,秦九不由抽搐了嘴角,当真佩服那位顾家娘子的心大。

霍殷静立了一会,然后面色沉静的离开书坊。

刚回了侯府,便有人给秦九递上来几份密件,却原来是前几日秦嬷嬷终于从人牙子手里物色了人,秦九便遣人分头去细查这人的底细,此刻怕是已经有结果了。

打开密件从头到尾仔细看过,大概是个父母双亡的丫头,族里人觉得她不详便将她驱逐出去,走投无路前去投奔舅父,不想舅父一家却是心黑,只想将她卖身还钱,如此便到了人牙子手中。再瞧过她近些年来的往来人物,大抵看不出什么异样,身份上大概没什么问题。

心中有了数,秦九便将所得情报秉告侯爷。

霍殷面上无甚表情,听罢只挥挥手,似有不耐的令他退下。

退出书房后,秦九便去将此事告知秦嬷嬷,并让她告知那个丫头好生准备着,指不定这两天哪日侯爷就要过去。

听那丫头身份上没什么可疑,秦嬷嬷就放了心。

“那成,待会过去我就过去嘱咐一番,省的到时候她慌里慌乱的,惹得侯爷不快。”秦嬷嬷面上浮现些许喜色:“难得侯爷对那丫头也瞧得上眼。虽模样不算顶尖,可到底身子骨丰润,瞧着就是好生养的。对了,你们这厢也得好生准备着,一旦这丫头有了情况,便要赶紧派人送到妥帖处。”

“放心吧娘,早就准备着呢。”

秦九说着,想着今个书坊的情形,心头难免有狐疑,不由开口问他娘想要再确认一番:“顾家娘子那边……您老这边没多说别的吧?”

“啊?”秦嬷嬷稍微反应了会,方奇怪的看他:“不都说了侯爷不同意这厢提议吗,那我怎么可能向那顾家娘子透露一言半句?你突然问这个作甚。”

秦九不在意道:“哦那就没什么,就是问问。”

秦嬷嬷也没多想,稍微拾掇一番后就去了后院安排那丫头去了。

第28章拟古决绝词柬郎

当夜霍殷就去了后院,可没到一炷□□夫便冷着脸皱眉出屋,一拂袖就冷冷出了院子。

这让在门外值夜的秦九大吃一惊,余光小心扫罢侯爷周身,见侯爷穿戴齐整便知此事没成,心下惊疑不定,可不敢多问只得赶紧跟随过去。

直到翌日,秦嬷嬷被唤进书房,之后秦九方知原来侯爷是嫌那女子艳俗轻浮,只觉得其俗不可耐,不堪忍受。

秦嬷嬷只能先应允下这几日就好生教导那丫头礼仪,若侯爷还是觉得其难以入眼,那就换人便是。

秦九又觉得牙痛了,明明之前侯爷过目了,也大体觉得尚可的,怎么临到这会了却又觉得百般不是?倒不是他觉得侯爷挑剔,他们家侯爷金尊玉贵的人,再怎么挑剔都是应该,只是总觉得他们侯爷意有所指般。

尤其这些日子每每处理完公事,自衙署出来后,他们侯爷总让他驾马车绕着汴京城慢行,偏偏侯爷指明绕行的这条街正是万卷书坊所在的那条街。每每这时,秦九就觉得牙更痛了。

章节报错(免登录)
最新小说: 从亮剑开始崛起 南疆盛世录 重生换夫之嫡妃归来 革秦 奋斗在五代末 定河山 旭日东升之帝国霸业 大明皇弟 欺世盗国 星际特战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