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节(1 / 1)

双寿急的满头汗,直摇头:“问了一圈人了,可谁也说不准少爷去了哪。”

沈晚抬头看了看天色,再过两个时辰左右就要宵禁了,她相公能去哪儿呢?酒肆?赌坊?沈晚打了个寒颤,她实在无法想象她相公喝的酩酊烂醉或手摇骰子大吼大叫的模样。

“去,去酒楼酒肆酒馆,大小赌坊,叫上府上所有人都出去找,一有消息就赶紧令人回来传话。”

双寿赶忙叫上府上的婆子丫鬟小厮,分开来四处打探消息。

待府里下人一离开,沈晚仿佛没了支撑,一下子跌坐在椅子上,一张娇容此刻白的没了颜色。

顾母也仿佛被人抽走了生机,茫然的看着大门的方向,喃喃的也不知是问谁:“接下来,莫不是要下大狱了……”

一直在房里躲着的顾父仿佛抽了口冷气。

顾母和沈晚都恍若未闻。

一个时辰后,双寿跑回来带来消息,说是有人见着少爷往城外的方向去了。

听到城外,顾母还在茫然,他们顾家的亲朋好友俱不在城外,他去城外做什么呢?

沈晚却在一刹那遍体生寒。

城外,有护城河……

狂奔而出的沈晚让顾母似乎预料到了什么,她一手抚胸一手撑在椅背上,心脏跳的仿佛要跳出胸腔:“快,快追上……”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街巷里人影寥寥,不同白日的喧嚣,夜晚的汴京城内大多是寂寥肃静的。

沈晚从来都是怕黑的,可此时此刻她却全然不怕了,因为心中隐隐升起的另一份恐惧全完压过了她对黑夜的怕。

她早该想到的,她相公那般自尊心强的人,如何能受得了这突如其来的一系列打击?而她呢,危难之时本该更加体谅他宽慰他,为何昨晚她偏偏就没忍住,口不择言说出那般伤人的话?给人低头请罪本就令他自尊心受挫,回来又遭遇她的冷语打击,转眼今日再遇到官场无情打击……是的,他才刚及弱冠,一系列的打击如何让他区区弱冠少年能承受的住?若她相公有个万一,她就是罪魁祸首。

沈晚惨白着一张脸,濡湿了冷汗的发丝凌乱的贴在她的面颊额角,她踉跄的往城门的方向跑着,失魂落魄的犹如那无所归处游荡世间的鬼魂。

她越是不愿去想那最坏的结果,可脑海中越是反复刻画着她相公孤零零飘在护城河上的惨烈场景,越想越慌,越想越怕,越想这个画面就越清晰,就仿佛只要踏出城门,她所想象的画面就要真实出现在她眼前……

沈晚瞳孔急剧收缩。

城门近在咫尺,可她却浑身的每一寸都叫嚣着拒绝再迈前一步。

在距离城门几步远处一个趔趄,沈晚蓦地停住了脚步。

呆立在城门口的沈晚无疑是令人生疑的,一守卫手按上腰间挎刀,大步向前,将她从上看到下,冷冷叱问:“你是何人?这么晚了,出城为何?”

沈晚恍若未闻,只是无意识的盯着城门的方向。

那守卫再次厉喝:“你究竟是何人,报上名来!”

沈晚这才有了反应,僵硬的扭头看他,神色茫然。只好半晌才微微翕动唇瓣,一张一合间似乎对着面前人说了什么,又似乎什么都没说。

偏的面前这守卫听清楚她刚说的话。

那守卫打了个冷颤,不由自主的搓着手臂往外挪了一步。本来深更半夜的一娘子钗斜鬓乱的跑到这来就够令人生疑的,偏这娘子面上惨无人色,眸光茫然呆滞,还张口就是她家相公躺在护城河里,想想就令人瘆得慌。

正想开口叱她快速离去,这时自城门外缓缓走来一身穿绛紫色官服的官员,守卫惊讶的发现,在这个官员出现的那一刹,面前犹如失了魂的娘子仿佛由泥胎雕塑瞬间被人抓了灵魂重新灌入体内,一刹那间活了过来,那姣好的容貌瞬间犹如春花绽放,在朦胧夜色中都仿佛泛着莹莹的光。

守卫这才恍然惊觉,原来这娘子长得竟这般好看。

顾立轩拖着沉重的脚步走到沈晚面前。

沈晚的眼泪刷的下就流了下来。

顾立轩脸色惨白的比之前的沈晚还像幽魂,声音仿佛都在夜里飘:“晚娘,我什么都没了……”

沈晚哭的几乎脱力,说不出话来只是用力摇头。

“我被勒令停职了晚娘……没了,一夜间都没了……”

停职而非革职查办……沈晚脑中飞快过了这个念头,隐约觉得事情或许没有想象中的那般糟。可因着此刻情绪过于激动,她也没细想,只一个劲抓着顾立轩的胳膊沉浸在失而复得的情绪中。

顾立轩还在喃喃着:“活着又有何脸面?我真该跳下护城河淹死了干净……可晚娘,都到这份上了,我怎么还是怕死呢……今天站在岸上许久,都好几次下定了决心,可到底没勇气往下跳……连死都不敢死,我真是个懦夫啊——”说到最后,他似哭似笑,似癫似狂,隐有崩溃之相。

沈晚心中大痛,不由脱口而出:“不是的顾郎!”

同时她猛地抬头看他,右手用力攥着他的胳膊,紧盯着他涣散的双眼,用尽气力一字一句道:“死易活难,活着才是真正需要勇气的!顾郎你切莫自弃,所谓天无绝人之路,只要人活着就总有出路!就算做不了官老爷,那就做富家翁,人生起落本就寻常,一时的得失算不得什么……”

说到这沈晚突然止住了话,压了压情绪止了泪,反手拉着顾立轩往归家的方向缓缓走去。

直待距离城门的方向足够远,方缓缓吐了口气。

抬臂拭去脸颊泪痕,沈晚压低声音眸色微凉:“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所谓风水轮流转,明日的事谁又说得准?顾郎,我之前曾听说过这么一段话,有人俗事缠身,遂向一得道高僧请教‘世间有人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该如何处之乎?’”

顾立轩一怔,下意识的脱口问道:“那该如何处之呢?”

沈晚轻声道:“大师道‘只需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所以顾郎,今日他们笑就由他们笑去,我们就且忍他、由他、耐他,只待来日看他们能否一直笑到最后罢!顾郎你定要信我,只有活着才有翻盘的机会,人要死了那才叫什么都没了。”

顾立轩面上崩溃之相渐去,慢慢浮现沉思之色。

直待顾立轩和沈晚走远了,一旁街巷里静立许久的一主一仆方缓缓踱步出来。

霍殷淡淡的收回目光,指腹摩挲着玉扳指,有些漫不经心。今个他图夜色清凉便出来走走,没成想倒是看了出好戏。

秦九则紧紧盯着那远去的人形轮廓,咬牙切齿,心里恶狠狠想着,还妄想三十年翻盘,明个就找个机会弄死你们。

似乎是察觉到秦九意图,霍殷扫了他一眼,淡声道:“不可擅自妄动。”

秦九难消心头气:“侯爷,倒是不是怕他们来日算账,但是那小娘子话里话外将咱比作那欺人的恶霸,着实令人咽不下这口气。”

霍殷的耳畔仿佛又响起那小娘子舒缓却温凉的声音。

抬手随意掸了掸袖口,霍殷不咸不淡道:“无需多做。只需看他们如何忍、让、由、避、耐、敬吧。走罢,回府。”

第10章若是有朝权在手

回顾家后,少不得母子抱头痛哭一场。

之前痛哭过一场的沈晚情绪已然宣泄了去,此刻也哭不出来,想到顾立轩提到明日午时前需洗干净官服官帽上缴,索性就哄了他脱了衣帽,令人打了水,拿到院子里清洗去了。

这官身是在顾家的最后一夜,沈晚本也不想假手于人,奈何左手被那轿夫之前给折断了去,此刻尚缠着绷带沾水不得,只得让春桃帮忙,而她则搬了杌子在旁坐着静静看着。

待衣帽洗净,她收回了放空的思绪回屋,此刻顾家母子已收歇了哭声。

顾立轩因突逢巨变又在城外不吃不喝的刮了一白日冷风,身心俱疲又有些头昏脑涨,便草草洗漱一番回房卧下。

顾母也精神不济,勉强跟沈晚说罢三两句话,便回屋歇着了。

至于顾父,恕顾母和沈晚此刻不想提这个人。

此刻缓了神,沈晚也觉得心神俱疲。不提一白日的担惊受怕,就这小半个夜里连哭带跑的,也着实令她身子吃不消。

勉强洗漱一番后,沈晚换了身衣裳进了卧房。

吹灭了彩绘灯,她上了床榻合衣躺在里侧,闭了眼想要入睡,可脑中却纷繁的演绎起这些天发生的一系列事情,从顾父醉酒伤人起,一直到今天她相公被停职险跳护城河终。种种思绪,纷繁错乱,她想从中缕出条明线,可又不知从那处开始着手……

不知不觉,她躺下已有小半个时辰,身疲心累却依旧没有睡意。

沈晚叹着气拥被坐了起来,不其然侧眸瞥到旁边正背对着她,身体紧紧蜷缩着的顾立轩,一时间竟怔了眸光,怔怔的望着那后背竟忘了自己为何坐了起来。

好半晌,沈晚方收回了目光,静谧的夜色中流淌着她似有若无的叹息……

翌日,顾家上下均是日上三竿方起。

围坐在餐桌前,顾家每个人的脸上都或多或少刻上了失落和颓丧之意。

吃过这顿饭后,顾立轩就要将官服官帽送还衙署,这便意味着,从今往后,他便是白身了。

顾父战战兢兢的喝着白粥,却是食不下咽的,几次小心拿眼瞥着对面的儿子,欲言又止。终于,他没忍住心中惊惶,小心开口询问道:“轩儿,你……他们撸了你的职,那还会不会将咱们都下大狱去?”

顾父一开口,周围的空气仿佛都静止流动了片刻。

顾母沉着脸,有些阴恻恻的,她现在是连打骂他都懒得废力气了。

顾立轩恍然未闻,低头喝粥的瞬间却有些嘲讽的勾了勾嘴角,即便要让他们顾家下大狱也不会急于这两天,首先要罗列罪名,再找人弹劾,接着众人附议,最后才是定罪抄家下狱。至于要不要下狱,哪里是他能说的算的,端看上面人心情如何罢。

沈晚面无表情的吃着小笼包,她真的是不想再搭理这个公爹。

顾父:……

早膳在诡异的气氛中结束。

顾立轩托着叠好的官服官帽,脚步沉重的出了顾家大门。

待顾立轩离开,顾母便回了房,临窗木然坐了会后,似下定决心般搬出纸笔刷刷书写起来。写好后晾干,便仔细折叠好压在枕下。临到此刻,她也无法顾及面子里子的事了,一旦顾家情况不妙,她就会将这封求救家书托人送到本家,以求本家就顾及同宗同姓,搭救一二。

沈晚也回了房。其实昨夜她静下心来对这起祸事仔细分析了许久,怎么想也觉得顾家不至于走到最坏的那一步。虽说汴京城内私下暗传淮阴侯为人严酷,可沈晚觉得淮阴侯府世代忠良,上数几代侯爷戍卫边关爱民如子,饶是如今淮阴侯遭遇了十年前变故,也不至于连祖训都忘了干净吧?都说他如今行事多为狠辣,可那也只是针对政敌,但顾立轩并非他的不死不休的政敌不是吗?

更遑论秦嬷嬷和虞夫人两个当事人都有谅解之意,他淮阴侯再怎么不近人情,也总不能揪着此事不放,非要将他们顾家整的家破人亡吧?

给他们顾家的惩戒,顶多不过撸了官职罢了,不至于再往深里走一步。

思及至此,沈晚心中大定。

拉开抽屉,拿了宣纸于案上铺好,镇纸压上。研好了墨汁,提笔蘸上,她微微一思忖就飞快下笔。

只要淮阴侯不打算再追究一步,那顾家就有转圜的契机。虽说富家翁于顾家而言也算是个不错退路,可想来她相公必定不会甘心,而她也不会放心。小人难防,顾家若没了官职护身,只怕有那起子小人落井下石,那又如何安心做的这富家翁?

停职查看并非革职查办,既然此间事并未说死,那就说明还有运作的余地。

挥笔书写间,沈晚的面容愈发的平静从容。她相公当初既然是以才入仕,那如今她就要助他以才起复。

兵部官署的大堂,气势盛大,往日的顾立轩有多么的引以为豪,如今的他就有多么的恐慌畏怯。

虽是兵部侍郎下的令让顾立轩停职交接工作,可待顾立轩来上缴官服官帽,虞大人却连面都未露,毕竟是兵部的副长官,并不是什么人都值得他亲力亲为的。

来给顾立轩办相关交接手续的是兵部郎中于修。

说起这兵部于郎中,倒是个颇有能力的实干人物,唯独一点,此人心胸狭隘,颇有些嫉贤妒能之态。

素日里他就眼红嫉妒上峰大人对这兵部顾主事的青眼相加,又看不惯那仗着才气清高自傲劲,要不是他畏惧他们兵部长官的狠辣手段,他早就作妖整死这姓顾的。没成想这顾主事霉运当头,如今反倒被自个的家人拖累了官身,早就巴望这一天的他自然不肯放过这个机会,遂要过来亲眼看下往日里以清高自诩的顾主事如何做那丧家之犬之态。

兵部令史刘琦裕接过浆洗干净的正六品官服官帽,看着面前顾主事那惨无人色的脸,有些不忍,又有些唏嘘感慨。虽这位顾主事往日也待他不薄,可碍于兵部郎中和职方主事都在场,他自然不敢多说什么,托着官服官帽就赶紧退了一旁。

职方主事于立是于修的本家侄子,在官场上自然是与本家叔叔同气连枝。更何况,不提他叔叔这茬,就单这顾主事差点阻了他晋升之路一条,就足以令他恨得咬牙切齿,与他不共戴天。

于主事目光一冷继而又转为庆幸,之前他从叔叔那里得知,兵部员外郎近期要请辞归乡为母丁忧,得知此事他叔叔遂私下积极为他奔走,以求他能借此机会晋升一阶,没成想他们上峰虞大人竟属意这顾主事接任员外郎一职,生生断了他的念想。这几日他心中一直憋着暗火,食不下咽,寝不安枕,对这顾主事自然是既嫉且恨,可人算不如天算,谁也算不到马上要春风得意的顾主事人走背字,偏偏摊上个不着调的老父呢?

思及至此,于主事脸上阴霾尽去,尽是快意。

“顾主事,哦,错啦错啦,本官到底还是不习惯身份的突然转变。”于主事哈哈大笑,笑着过去拍顾立轩的肩膀,无不挪揄着:“顾老弟,不知接下来你这厢打算去哪高就啊?想以顾老弟的才华,谋生应该不成问题吧?”

顾立轩一张脸瞬间又惨白转为绛紫色。

于郎中看着也觉得快意的很。他捋着颌上短须,假意轻斥:“这说的是什么话,顾主事哪里需为生计发愁,东市的顾记绸缎庄生意兴隆,以后见了面,少不得要尊称声顾掌柜的。”

章节报错(免登录)
最新小说: 旭日东升之帝国霸业 星际特战旅 从亮剑开始崛起 奋斗在五代末 大明皇弟 重生换夫之嫡妃归来 革秦 定河山 南疆盛世录 欺世盗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