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节(1 / 1)

因秦嬷嬷对他亲事逼的紧,所以秦九一见他娘就忍不住扶额:“娘呐,你又想咋样?前些日子不是都与您说过了么,真的是那柳家小姐没瞧得上我,那我能有什么招是吧?总不能逼得人家姑娘非得与我好吧?再说了,我比老六可小上好几岁来着,您不去操心老六的婚事,老盯着我是个什么道理?”

秦嬷嬷的眉心拧成了川字,拍了秦九后背一巴掌,斥道:“什么老六老六的,那是你六哥!嘴里都没个规矩。你六哥他,成天的就爱舞刀弄剑的耍着,你要是能掰正他,我就不逼你。”顿了下,她拉过他压低声音问道:“我怎么听说相爷大人有意和咱侯府联姻?事关侯爷大事,你可不得瞒我。”

虽事关侯爷亲事,可到底也涉及到朝廷党派之争,秦九不好吐露太多,只含糊道:“这个……今上倒是有意撮合,可侯爷自有考虑。”

在侯府几十年,见过淮阴侯府兴衰起落的她又岂是寻常府里无知老妇?稍微琢磨了下,便已知侯爷怕是不愿与相府掺和过深,回绝了这门亲。

秦嬷嬷面上难免露出惋惜之色,相府嫡女貌美知礼,于汴京城内也素有才名,若不考虑政治因素,与他们家侯爷自是顶顶的般配。

压下心中种种思量,秦嬷嬷想起后院之事,脸色不由沉了下来:“自打侯爷处置了寒霜那个贱蹄子,后院已经空置了两月有余,旷空过久有伤侯爷身子。你也早早的去寻了人,这回可要擦亮眼睛看着,莫要人再混了奸细进来。”

提起这茬,秦九面色有一瞬的阴冷。淮阴侯府声势日涨,到底是碍了许多人的眼,总有些削尖了脑门也想钻进侯府查看一二的小人,真是防不胜防。那些个想作死的人,他有一千种办法成全他们,就如那个叫寒霜的贱人。

舔了舔后牙槽,秦九觉得口腔里一股血腥味,他对着老娘笑了笑:“放心吧娘,这回我定会擦亮眼睛给侯爷仔细瞧着。娘您这边也瞧看着,若觉得有合眼缘的,告知我一声,我定将她祖宗十八代查个清楚明了。”

秦嬷嬷终于放心的离开。

待他娘走远了,秦九收了脸上的笑。隐晦的看向北边金銮殿的方向,他带丝冷意的眯了眯眼,早晚有一日,他们家侯爷会带着淮阴侯府的亡灵,北疆冤屈的亡魂,向这肮脏的世间讨回公道!

第4章神一般存在的顾父

因那日被气急败坏的顾母抓伤了脸,顾父这般好面的人哪里肯顶着伤脸外出?唯恐被外头那些个狐朋狗友笑话他惧内,顾父索性就称病闭门不出,在府里倒是过了好些天的安生日子。

府里憋了三五天左右,眼见着脸上的伤渐渐消了,好些天没外出吃酒吹牛的顾父在家便再也待不住了,这日草草吃过几口早膳后,便犹如出笼的野鸡,拽了荷包就风驰电掣的窜出了门。

这些年来,顾母对她这个不着调的夫君早已没了半点指望,只要他在家能别出口喷粪,在外能别招灾惹事,她就能权当家里没这号人。

顾立轩照旧去朝廷上值了,家里除了丫头婆子等几个下人就剩下了顾母和沈晚。让下人都散了去,顾母拉着沈晚到了里间,放下了厚重的软帘。

里间设了暖炕,此刻已经烧了火,连炕沿都是热融融的。

“你素来畏寒,别傻站了,快上炕暖和去。”

听得顾母嘱咐,沈晚也不矫情,脱了绣鞋便上了暖炕,接过顾母递来的薄毯盖在双膝,身子微微后仰半倚着引枕有些惫懒。

顾母的身材有些肥胖,也是懒得再弯腰脱鞋上炕,只坐在炕沿上,随手抓了把炕桌上碟盘里的原味干炒南瓜子,有一沓没一沓的嗑了起来。

“立轩他媳妇,这些天你要是得空了,就画些鸟兽虫鱼或些花草树木的花样给我,等过些日子天暖和了,立轩那些同窗同僚们怕是要约他出门踏青去了,趁着这几日得闲我也好给他多做几件衣裳,再刺上你给的花样,出去也体面些。”

沈晚拿起瓜果碟里的酸枣,一颗一颗慢慢吃着,闻言笑道:“娘这倒跟媳妇想到一块去了。花样子早就画好了,可气我这手笨拿不得针线,否则又哪里轮得到娘来受累?”

顾母的目光忍不住落在那双纤细素白的手上,十指尖尖小巧而细长,远远看去指如葱根柔弱无骨,细腻柔滑如脂膏,当然前提是能忽略手指上隐约的纵横交错的泛白伤痕。

收回目光,顾母的脸色有些沉:“你那继母是缺了大德的,这般恶毒心肠的人,早晚老天爷会收拾她。”

沈晚不在意的笑笑:“所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若没那一番寒彻骨,如今我又哪来这梅花扑鼻香?说来也得感激她,若没那番磋磨,我也换不来今日这般好的娘。”

顾母好气的剜她一眼,笑骂:“嘴贫。”

沈晚展颜甜甜一笑。

沈晚面貌生的好,桃李年华正是绽放的好时期,一颦一笑俱是风情,就如此刻眉眼间漾开的笑意甚是生动。

想到儿子那难以启齿的隐疾,顾母嘴角的笑就僵了起来,说人家继母百般不是,可她这个婆母又哪里是个好的呢?本是好年华的女儿家,容貌上乘品行纯良,如若当初没嫁与他们顾家,恐怕如今也能儿女绕膝了吧……到底当初是她存了私心,明知不该,可还是……

“娘。”沈晚轻轻握住顾母肥厚的手掌,垂眸看着交握的两只手,放缓声音道:“其实有件事我一直没跟您提,相公的事,在婚前我便已经知晓了。”

顾母倏地抬头,定定看着她。

沈晚摇头轻笑:“娘您别误会,是相公不忍欺骗,于婚嫁前便告知我详情。”说到这,沈晚神色郑重,一字一句坚定道:“所以,娘,嫁与相公是我心甘情愿,我万分甘之如饴。娘,也望您切莫多思多虑,你总这般我心里头也不好受。”

顿了顿,沈晚低声说道:“其实,我一直将您当做亲娘的……”

一句话顿时令顾母红了眼圈。

反手轻轻拍拍沈晚纤细的手背,顾母深吸口气:“你既然喊我一声娘,那就断然没有白喊的道理。放心孩子,为娘定会替你谋划。”

沈晚也深为动容。

顾府里的娘俩说着贴己话,顾府外的顾父在西市一间酒肆里吆五喝六的喝的酩酊大醉。

往日里顾父断不敢这般放飞自我的喝个大醉,因为喝醉回府后的遭遇简直堪比十八层地狱般的残酷,所以素日里哪怕再馋酒,可于酒量上他也会加以斟酌控制,一般二两过后就不敢再动半盅。

可今儿个便是例外了。

一来,多日没出来撒欢的顾父自然是憋坏了,狐朋狗友一聚,堪堪二两白酒那就没甚滋味了;二来,喝了酒的人难免就回忆起往日愁苦之事,想起前些日子受自家母夜叉的那个窝囊气,难免就气苦了些;三来,他那群狐朋狗友们唯恐天下不乱,嘴里大义凛然的说教他莫要被女人家轻易拿捏,实则暗搓搓的希望他回去被他娘子暴打,也好让他们扒在门缝上看场热闹,于是几个人轮番的又是劝酒又是激将。

这连番下来,顾父的理智就焚烧个差不多了,等旁人再劝酒时,就索性将心一横,壮着狗胆再次端起了酒盅,咕隆咕隆又是几盅酒下肚。

待到顾父终于喝到尽兴了,他眼里的世界就开始变了。

若说醉酒前的顾父是个小人物,仅多就是吹吹牛皮打打响屁,充其量也就恶心恶心旁人罢了;那醉酒后顾父那可就是神一般的存在,瞧他此刻脚踩桌椅,手指苍天,气场直升七丈高,俨然一副上天入地他第一,玉帝老儿算老几的架势。

在店小二的千恩万谢中,那群狐朋狗友们拥簇着气场七丈高的顾父出了酒肆扬长而去。

这一去自然不是打道回府,却是被怂恿着去了东市的顾记绸缎庄。

说起这绸缎庄,还是顾母的陪嫁,本来应该是三个的,可当初沈晚的继母狮子大开口,扬言没一千两纹银便不放人。顾母无法,只得咬牙卖了其中两个大的,方才凑够了银两娶了沈晚过门。

如今仅剩的这个顾记绸缎庄,顾母自然看的跟眼珠子般精细,为此还特意托人聘请了业界稍有名气的李业李掌柜的坐镇。

三年间绸缎庄的利润较之往些年翻了一番有余,这也让因着和沈家结亲而伤了元气的顾家缓了口气,否则单以顾立轩这小小六品主事的俸禄是很难维持一家上下的体面的。

素日里唯恐那不着调的顾父吓跑店里的娇客,顾母自然耳提面命外加恐吓威胁的不准他靠近绸缎庄一里以内。

若说之前那顾父自然是不敢碰雷区半步,可现今喝醉酒的顾父那是谁啊,他是上天入地他第一,玉帝老儿连给他提鞋都不配的存在!

于是,在一干狐朋狗友的拥簇下,顾父昂首挺胸,牛逼哄哄的进了顾记绸缎庄。

第5章公爹这是要上天呐

“不好了,不好了东家!”

沈晚和顾母正在里屋说着话,不期然屋外那惊慌失措的叫嚷声惊的她们娘俩一跳。

顾母最先反应过来,惊道:“是绸缎庄李掌柜。”说着便急急下了炕,快走几步出了里间。

沈晚忙拍拍手上的碎屑,下了炕穿了绣鞋,扶正了头上发饰,抻了抻衣裳也忙追了出去。

甫一到外间,就听得她婆母那暴怒的吼声:“什么?!顾明理那个老东西竟敢去绸缎庄闹事!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他!”

李掌柜的跑的满头汗,上气不接下气的喘着,偏又着急,此刻又是双手比划着又是跺脚的向顾母诉说着刚绸缎庄发生的事情。

原来是那顾父吃了酒后,被人一怂恿,便借着酒劲来了绸缎庄,想来是逞酒耍一番威风的。如若当时铺子里没人倒也好说,大不了就暂且关了门停业,让顾父耍够了威风,待他酒醒后离去他们再开门营业也不迟。

偏的今个也是做年遇到闰月——背时的很,今个铺子里不但有客人,且这客人来头可不一般,不提那兵部侍郎的家眷虞夫人,就她旁边那个不苟言笑的老妇人,别看穿着不显,可那是堂堂淮阴侯府家的秦嬷嬷!霍侯爷的奶嬷嬷!

别问他怎么知道的,从她们两人进了铺子,那虞夫人就一口一个秦嬷嬷一口一个侯爷的既谄媚又殷勤,他即便再傻也能猜到了老妇人的来历。

李掌柜当时激动的直搓手,他们绸缎庄在整个汴京城内名气不算凸显,生意也一直不好不坏,难得店里能来这样的贵人,若贵人真能看上他们这里的哪怕随便一块绸布,那还愁他们顾记绸缎庄今后打不出小小的名气来?

李掌柜踌躇满志,殷勤的跑上跑下,舌灿兰花的将虞夫人夸了又夸,又不着痕迹的将淮阴侯府夸了夸。总算功夫没白费,侯府秦嬷嬷挑中了一匹天青色的绸缎,在她正打算掏钱买下的那瞬间,顾父呼着酒气浑身散发着王霸之气的闯了进来。

结果可想而知。

顾母又怒且惧,身体摇摇欲坠:“那个老货竟然、竟然敢冲撞淮阴侯府家的人?!”且不提那霍侯爷是皇亲贵戚,就单凭人家如今是手握重权、叱咤半个朝野的正二品兵部尚书,他们也半分得罪不起。更遑论,听闻那宰辅大人明年致仕,而接替之人也早已内定,便是那霍侯爷!这样的人家,旁人巴结还来不及,他们家却白白给开罪了去,岂不是老寿星吃□□,活腻歪了?

沈晚扶住顾母,在旁听得此事,心下也有几分忧虑。她相公在朝为官,要因此事波及到了他,那真是无妄之灾了。

李掌柜摸把额上的汗,跺脚:“哎呀东家,要是单单冲撞了倒也好说,我就是拼了这张老脸也能下跪磕头给人请罪,让人消了这肚里的火。可偏的举人老爷吃醉了酒,嘴里没什么把门,有的没的乱说一通。开始那老妇人面上倒也没什么表示,倒是旁边那虞夫人恼怒的很,斥责了举人老爷,举人老爷那是什么性儿啊,唇枪舌剑的就给怼了去!两人一来二去的,倒是叫举人老爷知晓了那老妇人是淮阴侯府家的嬷嬷,便……便开始大放厥词起来。”

说到这,李掌柜欲言又止,开始唉声叹气。

顾母脸色刷白刷白的,强稳着心神,发颤着声音问道:“他……他胡说了些什么?”

李掌柜看了她一眼,苦笑:“举人老爷说他祖上和淮阴侯府已故的老夫人祖上是连着亲,要真论起来,霍侯爷还得称他一声表兄……”

顾母再也站不住,噗通了一声栽倒于地,面白如纸。

顾母身子重,冷不丁一拉,沈晚也被她带的一个踉跄。险险稳住后,她定了定神,抬头看向李掌柜:“李叔,您就一并将话都说完了罢。”

李掌柜叹气:“汴京城内谁人不知那秦嬷嬷是霍侯爷的奶嬷嬷?侯府已故去的老侯爷夫人是对秦嬷嬷有再造之恩的主子?举人老爷这么一说,可是戳了她肺管子了,秦嬷嬷当即就变了脸色怼了过去。举人老爷自是不甘示弱,厉声呛了回去,旁边虞夫人瞧不过眼,便唤了人进来要打老爷,老爷一急,对着秦嬷嬷和虞夫人就推搡了过去……”

顾母眼一翻,彻底晕死过去。

沈晚也呆住了,她这个作死都要作到天上的公爹啊!

李掌柜急道:“少夫人,您这边可得要拿个章程啊!”

沈晚扶着丫鬟,觉得头也有点晕,强打精神道:“那秦嬷嬷……可有伤着?”

李掌柜摇头:“好在虞夫人眼疾手快,当即护住了秦嬷嬷。可因着老爷吃醉了酒,手下也没个轻重,虞夫人因护着秦嬷嬷,额头就碰上了柜台边角,当下就磕出了血。”

沈晚觉得天地都在旋,她真的很想像她婆婆那般晕过去,一了百了。

深吸口气,她觉得此刻连苦笑也做不出,艰涩道:“那秦嬷嬷此刻可还在铺中?”

李掌柜道:“秦嬷嬷气得当场拔脚就走,我苦苦相求也拦不住,追上去送给的赔礼也被那虞夫人当场摔在了地上踩了上去。我瞧着情形大不好,便急三火四的来秉明东家,拿个章程也好,或……有个准备也好,省的到时惊慌忙乱。”

听到准备二字,沈晚心头狂跳,她可从来不敢小看官场上的龌龊,就凭他们小小主事府,竟敢撩淮阴侯府的胡须,就算侯爷不屑出手对付他们,今个伤了侍郎府的夫人,想那侍郎府也饶不了他们!更何况,这世上多的是汲汲营营的小人,保不齐就要拿他们做踏脚石,好给霍侯爷上缴一份投名状。

最坏的准备在脑海中一过,沈晚的后背就细细密密渗出了汗。此刻天色尚早,离她相公下值还有两个多时辰,此时事情紧急,若等到她相公下值再去处理未免也太晚。

各种思量在脑中一过,沈晚抓紧丫鬟胳膊借力站直:“李叔,秦嬷嬷走了有多长时间?”

李掌柜闻言一愣,继而正色道:“有一刻钟了。”

“坐马车还是坐轿?”

“坐轿。”

沈晚飞快在脑中过算了下,从东市他们顾记绸缎庄回淮阴侯府,男子步行少说也得半个时辰,四个人抬轿这个时间也得只多不少。他们主事府到淮阴侯府步行得两刻钟,女子脚程慢怕也得两刻钟多些,她自然不能直接在淮阴侯府等人,只能在朱雀东街的街头候着。如此,两刻钟内可以赶到街头,时间算来倒也能赶得上。

“李叔,你赶紧回去将铺子新收来的那批料子,上次听得你说是江南如意坊织造的那批,有没有天青色的,拿上三五匹,让脚程快的小厮赶紧送到朱雀东街街头。”

“啊?那批料子统共就那么一匹天青色的,可惜让虞夫人摔在了地上,还踩了几脚,划了丝,废了。”

“那相近的颜色有吗?”

“倒是石青色还有几匹。”

沈晚心中微定,呼口气:“那就石青色,有多少就拿多少。要快。”

李掌柜也不问缘由,有了主事的他心里仿佛也有了主心骨,哎了声,就飞快的往绸缎庄的方向奔去。

“春桃,你赶紧去我屋里书案抽屉里有个梨花木的盒子,你带上快点跟我走。”

“双寿,你快去宫门外候着少爷,一旦少爷散值,你需迅速将老爷今日所做之事秉明少爷,千万要嘱咐他不要慌乱,需第一时间去向霍侯爷请罪。”

章节报错(免登录)
最新小说: 定河山 南疆盛世录 欺世盗国 奋斗在五代末 旭日东升之帝国霸业 从亮剑开始崛起 革秦 星际特战旅 大明皇弟 重生换夫之嫡妃归来